首頁 » 一家四口造12000m²鄉野之家:沒有空調,人與自然共生,引來無數人羨慕

一家四口造12000m²鄉野之家:沒有空調,人與自然共生,引來無數人羨慕
2022/11/08
2022/11/08

建筑師大熊曾在上海生活了十幾年。

5年前,他和妻子、2個孩子搬到崇明鄉村定居,

將一片緊鄰河流的18畝半荒土地,

建成永續農場,

有稻田、食物花園,

也有船屋、稻田劇場、草堂,

并制造現代獨木舟,引人們探索運河文化。

在城市奮斗或在鄉村耕耘,

二者之間,何去何從?

怎樣「開荒」,

建一座沒有空調也愜意自適的家園?

如何為年幼的孩子們留一片無憂的童年?

現代社會,也能過自給自足的田園生活嗎?

6月底,我們拜訪了大熊一家的「椿庭」。

大熊一家四口住在崇明島上的椿庭農場。從上海市中心開車過去,大約一個多小時。農場被稻田、河流與獨棟小樓環繞。

第一次到椿庭,正是冬末。荷塘只剩枯桿,河道里游動的大白鵝是難得的亮色。

椿庭四季

戶外廚房的灶台上煨著排骨蓮藕湯,在隱約的香氣里,大熊說:「我們可以到溫暖的地窖烤火,不過,冬天適合休息,你們想拍最美好的時候,那得等。春天,這里所有的植物和作物都會開花;夏天最熱烈,荷花奔放,稻田瘋長;秋天豐收,坐在金色的田野里,有富足的感覺。」

其實每到冬天,等孩子們放了假,大熊多半帶著家人回到自己湖北荊州的家鄉。2008年時,他已經來上海打拼多年,開公司、做設計,同時在家鄉造了一座能看見日落的自宅「西江舍」,房子西邊,正是寬闊的長江。

每到冬天,大熊一家就將木船固定在車頂,回「西江舍」

他回憶道:「我在長江邊長大,后來帶著對城市的憧憬,從鄉下到上海,待了十多年。長在鄉野的自在感烙進記憶,始終不能被城市生活所取代,所以我在上海找不到歸屬。」

到2012年,大熊36歲,和太太莫奇的第一個女兒即將出生。莫奇也在鄉村長大,他們「聽從內心的聲音」,賣掉上海市中心的房子,徹底回到西江舍,一住就是5年。那5年,大熊還是能做喜歡的設計,一家人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不規劃什麼,幸福、放松、自由。

大熊故鄉的長江,記憶里的童年總是金色的

但是,大女兒五歲時,他們意識到,孩子上學太不方便。權衡之下,一家人搬回莫奇的家鄉,上海崇明島。「我們還是選擇田園生活,新的命題是,怎樣重造一個自然的家園。」

椿庭所在的這塊土地,原本處于半閑置半農用的狀態,小小的田塊繞開洼地和又高又密的荒草,七零八落地分散著,但有香樟林、大椿樹、竹林與河流。大熊決定,就在這里「開荒」。

大熊、太太和岳母是建造家園的「隊友」

大熊負責設計、建造農場;土地生產都歸莫奇管;岳母楊老師是崇明土布非遺傳人,幫助協調鄰里關系、招徠施工隊,并擔負接送孩子上下學的任務。用大熊的話說,他們三人是不可分割的「團隊」,岳父也一直在背后支持。

「想住進自然,該遇到的困難都遇過了,一個不少:技術的、經濟的、精神的……我還是個有完美主義傾向的設計師,要在半點不由人的自然中做建造,常常‘瘋掉’。意志力來源于兒時和母親在田間勞作的經歷,和陪著孩子一同成長的使命。學習和自然相處,真是一個不斷放下的過程,當別無所求、認真‘虛度’的時候,四季都會有收獲。」

我們第二次到椿庭,已是6月末,萬物生長。穿著汗衫的大熊在日頭下迎接我們,去看看蓬勃季節里,他們已經建造了5年的田野庇護所。

大熊說,他只是建造者,太太莫奇才是「農場主」。生下大女兒楚楚后,莫奇接觸到「樸門永續設計」,產生興趣,專門參與了系統的培訓課程,大熊還帶著女兒去「陪讀」。

「樸門之花」,7個花瓣剛好對應樸門永續設計的7個原則

樸門永續設計(Permaculture)源自澳洲,由Permanet(永久持續的)、Agriculture(農耕)和Culture(文化)組合而成,可以被理解成一整套的生活哲學,它為如何應對耕作、設計、社區、經濟、藝術等問題,給出了生態、可持續的解決方案,這些方案吸收了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智慧,其中也包含「道法自然」的思想。

「我很認同這種理念,人與自然、人與社會就是共生關系,」大熊說,「所以我支持莫奇去實現她的農場夢。」

收集、懸掛的老種子

土地的四季

如今,在莫奇的打理下,椿庭不僅有稻田,還有番茄、茄子、絲瓜、黃瓜、葡萄、草莓、桃子等組成的食物花園,產出足夠一家人自給自足與待客。

繁忙的農事活動嚴格跟著時令走,盡量使用傳承多年、更利于延續生物多樣性的老種子,也不施農藥、化肥和除草劑。

稻田里的鴨子與月光號生態廁所

稻田里放養著一群鴨子,這就形成了「稻鴨共作」的體系,稻田供養鴨子,鴨子為稻田吃蟲、施肥、除草。

人,也是這生態系統的一部分。椿庭的2個主要衛生間/淋浴間都在稻田里,分別叫「月光1號」和「月光2號」。圓錐體一般的月光號,由竹子及崇明土布作圍擋,圍擋下端鏤空,這樣一來,人待在里面,也能看到一隅稻田、感受四面風來。

馬桶管道連接著地下聯動的發酵池,為稻田和菜地補給肥力,「肥水不流外人田」。

荷塘

一家人的生活,都嵌入這片田野農園中。椿庭的規劃草圖,是大熊一邊陪莫奇待產,一邊在醫院完成的,藍圖初現時,二女兒椿椿也來了。他說,做規劃的一個原則是,以自然為師。

走進大門后,左手邊有一片荷塘,面積不大,但大熊模擬天然的水岸形態,將池塘的水岸線也做得曲折漫長。盛夏的中午,大熊在「湖心島」上摘蓮蓬,不時隔著田田荷葉,將蓮子拋給岸邊樹下的女兒。這樣的荷塘不僅是一家人嬉戲的場所,也是比較成功的生態設計,能讓與活水相連的池塘,也產生自然界中的水岸效應。

半開放的田野廚房

另一個原則是,所有的空間設施都從衣食住行的功能需求出發,外在的形式最不重要。

現在,整個椿庭的中心點上,站著一個半戶外的田野廚房。廚房里不僅有廚具、農具、各式灶台、烤爐,還有一個能凝望稻田的「吧台」,傳統的按壓式汲水器旁,是與現代廚房無異的水槽,水龍頭流出的水能直接飲用。

大本營及一側的水道

屋頂的通風設備

田野廚房左側,就是鋼結構的「大本營」,足以抵御每年夏天的台風。大熊說,這里的生態構筑形態各異,但幾乎每個空間都經歷過台風的考驗。

此外,沒有一處安裝了空調。「大本營」的屋頂上,一排金屬圓球不斷旋轉著,它們就是輔助室內空氣流通的設備。「大夏天的不就是要出汗嗎?為什麼要蓋著被子吹冷氣呢?」

楊老師是土布非遺傳人,常為到農場的客人講解土布知識、演示織布方法

莫奇受母親影響,也會織土布

「大本營」凌空構架于穿行農場的內部道路和小河之上,不占用農田。一家人居住的木屋也嵌入其中。「大本營」寬闊的公共區域足夠日常使用,還辟出一片,作為大熊的工作室和木工房。

木工房

從門窗、桌椅、地板到船屋、棧道,木頭在椿庭隨處可見。所以木工房為整個農場的「生長」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動力。大熊說:「我非常幸運,遇到了崇明島上最好的木匠師傅陳中國,他不怕挑戰,是我建造農場的最佳拍檔。」

荷塘連通流經大本營的水道,水道又蜿蜒著匯入環繞椿庭的小河。父女三人從荷塘出發,穿過荷葉掩映的水中木柵門,朝著大本營的方向劃去,女孩兒們笑得開心極了。

大本營里懸吊的木船,是大熊造的第一條船

獨木舟是大熊和木工陳師傅一起研究、制造的。大熊說,他們造了崇明島上第一條現代木船。那條船正懸吊在大本營里。

2013年,大熊離開上海的第二年,他繞著北半球自西向東地轉了一圈,實現了自小就有的環球旅行夢想。那趟行程中,他見了不少河流與航船:尼羅河上的船頂著經過修補的帆,輕盈地漂來漂去;希臘的大小游輪游艇,看著就有樂趣;瑞士蘇黎世湖上帆影重重,層層疊疊的帆船似乎一直排到阿爾卑斯山腳下;在挪威等飛機時,剛好翻到一本有關木舟的雜志……

他意識到,擁有一條船并不見得奢侈,小小的舟楫就可以帶來健康的水上運動和奔放優雅的生活。「或許有一天,我也可以自己造船」的念頭就此埋下了。

造船,從學習到實踐

當大熊來到遍地是小河的崇明島時,卻發現很難看到一條船。「沒有長江大橋、連汽車都少見的時候,水岸邊的崇明人家,幾乎都有船。運輸物資、出門串訪也依賴船。如今,我們這些住在崇明的人,不再需要船來從事生產勞動,但在成千上萬的寬窄河道里,操縱小船不失為便捷的探島方式和運動方式。」

于是,他和陳師傅借用西式工藝,用雪松木為材料,開始自造輕盈的現代獨木舟。

飄搖在椿庭的船

算下來,椿庭里有11條獨木舟,有些是朋友向大熊訂做的。這些船可以被輕松地搬起,放上車頂,隨主人到合適的戶外水域,悠閑放舟。

泛舟崇明

大熊還為來椿庭的朋友和客人設計了一條「落日航線」,在日落前劃船出發,從貼近水面的視角來感受農場周邊的崇明生態和人居環境,「希望在我們的推動下,可以稍稍復興崇明島的運河文化。」

一家四口在船屋中

船屋及碼頭

他為每條可以下水的船都配好了「碼頭」,每個「碼頭」又搭配一個雪松船屋,可供數人休息、過夜,如同一個水邊的民宿。雪松的木香似有若無,也很療愈。船屋沒有空調,但大多擁有直面稻田的大翻窗甚至十幾扇門窗,通風無礙。有的船屋甚至在地面開了條窗,能看見下面經過的行船。

「有些外國朋友來這,還挺能找到共鳴的,可能在他們的國家里,劃船是件稀松平常的事。但他們也驚詫,木屋門口居然就是碼頭。」

當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得以妥當安置,大熊一家要考慮的,是如何滿足更高層次的需求。除了看得見稻田與河流的工作台、揮灑手工興趣的長桌、幾個水岸邊的木屋和探島的獨木舟,哪里能讓人徹底靜定?當一家人都住進田園,怎樣找到能暢談的新朋友?有沒有可能通過分享,讓椿庭在經濟上實現真正的自給自足?

大熊說:「這塊地有18畝,比較大,我們自家人的生活體系已經比較完善,也希望更多人了解自然的好。那些健康的、對于身心成長有益的活動,都可以在這里發生,我們延展這個家園的功能,它是生活農場,也是自然營地。」

崇明的蘆葦灘

因此,大熊繼續造房子。每年冬天,他都要到灘涂上,收蘆葦和竹子。他介紹道,崇明島就是一個大灘涂,東灘、南灘、北灘、西灘,都有很廣闊的蘆葦蕩,「崇明島最生態的建筑材料,我認為就是蘆葦」。

稻田劇場

椿庭里,幾乎各種構筑的屋頂都用到了蘆葦。田野廚房邊的圓形「稻田劇場」,就是運用了蘆葦、竹子、雪松木的代表場所。

稻田劇場

幾百根10米長的竹子,搭成金字塔狀的結構,成為屋頂,外層再覆蘆葦。「當時我很頭痛,這些竹子最初的聚攏形態都差強人意。突然一陣風來,搭建中的竹子被吹得錯落了,我一看,挺好,這真是自然給的靈感。」

稻田劇場的中央地面鋪滿碎石,再由一圈雪松木板圍繞起來,可坐可臥,可瑜伽可冥想,可以獨處,也能圍而閑談。竹屋頂壓得很低,因此稻田劇場的四圍不設遮擋。坐在木板上,背靠稻田,頭頂一線天光,很有儀式感。夏季的午后,大熊一定要抽出些時間來這睡午覺,「農場的事多而雜,睡五分鐘也好,人每天都得有個發呆喘氣的時間。」

建造中的草堂,站在夕陽下

椿庭有東、西兩區稻田,每年割下的稻草都會保留好,壘成一個個稻草垛。今年初,大熊在田邊造了個涼亭式的草堂,整體是木結構,但覆蓋著大量稻草,屋頂更形似一個巨大的草垛。

即使盛夏,草堂也涼風習習,坐在這能望見大半個椿庭,田野、農人、白鵝、河流,總有農場訪客拿著電腦躲進來,一邊工作,一邊「悠然見南山」。

「大本營」二層的公共空間及雪松木屋

在大熊心里,大本營二樓也有一個很精彩的房間。上樓后首先是一片空闊,這兒能供訪客扎賬篷、休息。西側的落地窗扇可以大開,面向稻田。

東側則是一個金字塔狀的雪松木屋,它朝向日出的方向,接收農場的第一縷陽光。「我把這個房間做好以后,進去睡了一夜,那天還寫了一首詩,陽光、雪松和整體環境都特別合拍,好像能讓人頓悟。」

大熊幫楚楚整理書包時,在里面發現了一只小貓。他也無奈:「她們要照顧小貓,要用恒溫箱孵小雞,又要帶小雞去劃船……」

兩個女孩無比自在,妹妹跟在姐姐背后跑,一起爬樹、蕩秋千、從木質的拱橋滑下來、在稻田邊跳舞、攀上草堂高處。大熊感慨:常看別人家的小女孩打扮得像公主,但楚楚和椿椿「野」慣了,每天在地里跑,曬得黑黢黢,而且很難聽命于誰,不受「號令」,只能引導。在學習上,夫妻倆的要求也很「自然」,「不要太差就好」。

女兒們

蕩秋千的楚楚,攝影_任星Emily

椿椿還太小,在「無為而治」下長起來的楚楚,已經懂得體貼父母,會幫媽媽洗掉所有的碗,為出差回來累極了的爸爸做吃的,再問一聲:你還累嗎,給你跳支舞好嗎?

大熊和莫奇空閑時,也帶孩子們去城里轉轉,看看博物館科技館,感受車水馬龍和萬家燈火。

「我們可以在上海的城市和鄉村間快速切換,不會脫節,」大熊說,「但我們的確不太會教育孩子,我們的教育恰恰是沒有教育,讓自然來影響她們,讓她們在自由寬松的環境中探索和成長,而非一味被管教和約束。我覺得,如果童年不自由,一生都不會自由。孩子身上有與生俱來的靈氣和原動力,與萬物更新的自然節律多麼相似啊。」

大熊在女兒們身上,看到了對生命的熱情、適應力和好奇心

椿庭的訪客們,如果待得久了,能同兩個女孩兒熟稔起來,譬如平時在市區工作、偶爾來住幾天的Emily。

這次,她離開椿庭后,發來微信,附帶幾張和女孩兒們的合影。其中一張里,楚楚穿著瑜伽服盤腿而坐,對鏡頭開心笑著,Emily說:「我走前,楚楚去荷塘摘了一片巨大的荷葉,讓我帶回家,坐荷葉上打坐。她倆確實高冷啊,不過內心明亮柔軟。」

來椿庭小住的人們,也許上午還在某個涼爽的角落看書、工作、喝茶,中午就進了廚房忙前忙后,甚至成為志愿者,幫大熊布置餐桌、為訂了荷塘宴的客人們上菜。再仔細打聽,今天的「大廚」是位臨時掌勺的藝術家。而莫奇和楊老師也在幾位阿姨的協助下,腳不離地地忙碌著,為第二天的大型活動做準備。到下午,明日的「流水大廚」到了,大熊和莫奇笑盈盈地打招呼。

Emily正為來吃飯的客人講解食材,她很關心人與食物的關系

大熊說,他們不會將椿庭定義為「服務」場所,來體驗的人們,也不是通常意義上的「消費者」,而是「可持續旅行者」。

「人們聯絡我、預訂到訪時間時,我就會非常明確地告知規則。比如,這里茶飲咖啡一應都有,但得自沖自泡自飲,田野廚房向所有人開放,歡迎客人們自助,我們當然可以提供現成餐食,但人手和食材有限,只能嚴格采取預定制。」

稻田里的賬篷

相比之下,入住規則靈活得多。可以住船屋、大本營的松香木屋,也能租一頂賬篷,甚至自帶賬篷寢具,隨心露營,大熊的一位老朋友,就將賬篷扎在了荷塘的湖心島上。

椿庭的分享記憶

訪客一多,大熊全家難免忙碌,但這些異于常處的規則,也為他們的生活留下喘息的余地,更無意間讓他們結實了不少有趣的伙伴。

比如95后的藝術家朋友大寶,曾嘗試在崇明種地,幫忙將椿庭的有機蔬菜賣給有需要的城里人;比如關注身心靈健康療愈的Mana,她在離開上海前是椿庭的志愿者,如今,還常有瑜伽導師們帶著年輕人過來,在稻田中央、荷塘中央等處做瑜伽、冥想;許多國家的年輕人來過,有人住一晚后,留下一幅畫作,送給大熊,還有人采訪大熊,為他們全家拍紀錄片……

莫奇的紙藝手工作品

大熊說,他們在椿庭的生活,一定是自給自足的。

「莫奇很喜歡手藝,她近年連商場也少逛,她的不少衣服、帽子、鞋襪,我和女兒們的部分衣服,都是她做的。我們基本能在衣食住行上自給自足,在生態環境上實現可持續。沒想到的是,兩年前,農場在經濟上也進入可持續的狀態,當然,這并不意味著我們收回成本了,我并不奢望‘回本’。椿庭還沒有建完,我的十年計劃是,一年投一百萬,連續十年,目前,已經建設了五年。」

大熊在筆記本上的「頭腦風暴」

用大熊的話說,他們一家所探索的,并不是如何種地,而是在現代環境下,如何在自然中生存、如何在田野間生活。

大熊正在建立志愿者系統,「希望有一天,更多人能來感受這個農場」

「城市與農村沒有好壞之分,在哪里定居,只是一種選擇。總的來說,我們的生活基本不受外部潮流或節奏的影響,可以隨心所欲地決定日常。那就繼續朝著自己的目標去建構、創造,實現理想,也許同時,還能幫助別人。曾經有位客人離開椿庭后給我留言:感謝大福的山野素食、小椿椿送我的魔法葉子和花花……平凡又特別……這也是‘永續’帶給我的收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