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那個考99分卻哭上熱搜的小男孩,讓我理解了麻省理工的「試卷理論」

那個考99分卻哭上熱搜的小男孩,讓我理解了麻省理工的「試卷理論」
2023/01/16
2023/01/16

孩子的自信心和價值感,來源于父母的肯定、鼓舞和贊美。

做一個會捧場的父母,真誠地欣賞孩子,相信他會一天比一天出色。

這個哭上熱搜的小男孩,給無數父母上了一課。

他歡歡喜喜拿了一張試卷回家,心想父母會夸自己考了99分還不錯。

結果父母一來,就是一連串的靈魂拷問:

「那1分扣哪的啊?」

「那1分怎麼扣的啊?」

「是不是妳粗心大意啊?」

沒有半句夸獎和認同,一字一句全是質疑和否定。

男孩一聽立馬氣哭了,委屈到不行:

「(妳們)從來沒在意過我考得有多好?」

「我內心里面是想妳夸我,還是想妳質問我啊?」

明明都已經考了99分,男孩也盡自己的所能交上了滿意的答卷。

但父母盯著的,根本不是孩子會什麼,而是還差什麼,一個勁地挑刺。

評論區里,多少「過來人」自曝和男孩一樣的經歷:

「看到了我的小時候……」

「我小時候就是跟他一樣的情況,考多高都沒用,不是滿分就毫無意義,後來就直接放棄讀書了。」

每一個孩子,都在等著父母一句「妳真棒」。

結果,他們聽的最多的卻是「妳怎麼這樣差」。

考再多分,做得再好,得到的都是父母的全盤否定,孩子聽多了,便再也看不見自己的優秀。

這個考99分男孩的經歷,讓我想起「常青藤名校」麻省理工曾做過的 「試卷試驗」

試驗將被試的學生分為3組,讓他們做試卷。

第一組為「關注認可組」,學生一交完試卷就會得到充分的認可;

第二組為「不理不睬組」,不管學生交卷時是什麼狀態,收卷人連看都不看一眼,只是例行公事把試卷整理收集起來而已;

第三組為「粉碎試卷組」,當學生寫完試卷上交后,收卷人非但看都不看,還當著學生的面,把試卷直接扔進旁邊的碎紙機里。

反復多次試驗,結果發現:

「關注認可組」的學生,成績越來越好,做試卷的數量遠比「粉碎試卷組」多得多。

由此可見,只有賞識、捧場、認可能讓孩子越來越好。

但很多父母偏偏搞反了,常常用消極、質疑的話打擊孩子的自信心,破壞孩子的內驅力。

江蘇一個12歲女孩,隨手在數學草稿本畫了同學的背影。

一筆一劃,惟妙惟肖,生動傳神。

媽媽看了,也覺得可以,但還是忍不住說一句「要是能把心思多花在學習上面就更好了」。

女孩前一秒還沉浸在被媽媽肯定的歡喜中,下一秒,哐當一盆冷水澆了過來。

心理落差之大,可想而知。

父母總以為孩子還小,沒那麼脆弱敏感,說幾句重話孩子也不會輕易放在心上。

更何況,自己的「打擊」,不過是為了鍛煉孩子的心理韌性,多挫一挫,孩子才不會那麼飄。

魯道夫·德雷克斯在《孩子:挑戰》里說:「孩子需要鼓勵,就像植物需要水。」

不澆水,植物終將枯萎而死;總是打擊、否定孩子,孩子也會失去成長、向上的動力。

很多時候,孩子并不缺少熱情和干勁。

只是父母習慣差評,總要提醒孩子的不足,結果孩子越來越輕視自己,否定自己,放棄自己。

沒有被肯定和鼓勵的孩子,大機率活不出優秀、自律和幸福的模樣。

教育家斯賓塞說:「每個孩子有不同的稟賦和特質,但經常被父母忽略。」

發現不了孩子的閃光點,給不了孩子生命所需的肯定和鼓勵,學習再好的孩子,也會因此失去信心,松懈沮喪。

只有多給孩子關注和認可,不管他考得好還是差,都為他鼓掌、歡呼,將他的閃光點無限放大,孩子才有足夠的動力不斷突破自己,實現逆襲。

前不久,浙江寧波的張爸爸因一段視訊上了熱搜。

小兒子二年級時,全班倒數第二。

換做別的父母,肯定會忍不住奚落、嘲笑兒子「考這麼差,真丟臉」。

可張爸爸卻反問兒子:「上次呢?」

「上次倒數第一。」

聽到這個答案,張爸爸語氣很平靜地回應:

「行,有進步,下次再上一個名次好嗎?加油啊!」

沒有任何不滿的批評,取而代之的是真誠的鼓勵。

兒子聽完后,笑瞇瞇地吃著面包,認真、堅定地回了爸爸一句「好」,臉上瞬間笑開了花。

那個片段,是3年前拍下來的。

當初這個考倒數第二的小兒子,從去年就開始全班第一,後來基本都名列前茅。

無論是3年前,還是現在,張爸爸只有一個念頭:孩子考第幾名都沒關系,有進步就行。

倒數第一,或者正數第一,都值得肯定和表揚。

學習差的話,就多多鼓勵,夸多一點,一定要相信孩子是來報恩的。

「孩子若是平凡之輩,那就承歡膝下。若是出類拔萃,就讓他展翅高飛。」

再好的教育,都抵不過一個會捧場的父母。

給孩子足夠的肯定、鼓勵和贊美,常常為他的進步、成長獻上真摯的掌聲,孩子才會打從心里真正認可父母的話,以此為信念,想方設法「逼」自己進步、成長。

渾身充滿動力的他,才能在有朝一日變得優秀、自律,驚艷全場。

從「全班倒數第一」逆襲成清華高材生,趙啟琛說起自己的成才之路反復強調:

「堅持的信念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我媽從來不因我的成績不理想而責罵我。

在我迷茫失落的時候,她總是不斷地鼓勵我,支持我。」

心理學有一個名詞,叫「 積極權威期待」

意思是,父母如果想讓孩子變得優秀,就要鼓勵、支持、肯定他,給孩子正面的積極暗示,給他灌輸「妳很棒」「妳可以」「妳能行」。

著名教育專家周弘,就是憑借這樣的「賞識教育」,將從小雙耳全聾的女兒一路培養成了博士。

為了讓女兒相信自己,他把《天才兒童行為表》壓在學習桌的玻璃板下,當女兒看書忘了吃飯或睡覺,就指著行為表夸贊女兒:

「‘看起書來廢寢忘食’,妳不是天才,誰是天才!」

女兒第一次做應用題,10道題只對了1道,他直接在對的地方打了一個大大的勾,鼓勵著:

「妳第一次接觸應用題就有能做對的,比爸爸小時候強多了,那時我連碰一下都不敢。」

從小學一年級跳級到三年級,一向考第一名的女兒沒考完,只得60分,周教授安慰她:

「任何人在前行中都會遇到困難,困難只能靠自己去戰勝。

我相信3歲半時一個字還不會說,現在不僅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而且會背圓周率小數點后1000位的妳,一定能戰勝困難。」

果不其然,在周教授的捧場、贊許下,女兒小學連跳兩級,10歲被評為全國十佳少年,24歲被美國著名大學錄取為博士研究生。

有時候,改變一個孩子,真的只是父母幾句肯定的話。

父母的安慰、夸獎和捧場,可以為孩子打開一道門、一扇窗,也能帶來陽光和雨露,滋潤孩子的生長。

因為父母的賞識,孩子才能正確看待自己的成和敗。

不管發生什麼,他都會因為那份鼓勵過自己的力量,自信地昂起頭,一往無前地飛翔。

美國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說:

「人性最深切的需求就是渴望別人的贊美和欣賞。」

父母的每一句肯定,都在成就孩子的信心、強大的自我。

孩子做得好,就真誠地稱贊他。

孩子做不好,也不要打擊、否定他,而是一樣給他掌聲,告訴他:「沒事,媽媽一如既往愛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