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童星紀寶如:被親媽出賣,淪為賺錢工具,她真的不配得到愛嗎?

童星紀寶如:被親媽出賣,淪為賺錢工具,她真的不配得到愛嗎?
2021/11/02
2021/11/02

1.

1975年,臺灣的某個小診所裡。

一個女孩被按在椅子上。

護士粗暴地分開她的雙腿。

醫生手拿針頭,對準她的膝蓋,就要紮下去。

陰暗的房間裡,滲出詭異的氣息。

女孩恐懼萬分。

眼睛尋到站在一旁的女人,求救:「阿嬤,我怕疼。」

阿嬤安慰:「打針哪有不疼的。」

女孩又問:「為什麼要打針?」

「因為不能讓你長高。」

一針下去,女孩痛不欲生。

這一年,她13歲,身高1米49。

往後數十年,她都停留在了此刻。

她是臺灣最紅的童星,紀寶如。

拍過200多部電視劇,30多部電影,出過4張唱片。

只要她出現在電視上,觀眾就會開心。

兩年後,華視播出動畫片《萬裡尋母》,其中的主題曲火遍全臺灣。

正是她所唱。

她的名氣達到了頂峰。

可她說:「我的歌是唱給別人聽的,並不能安慰我自己。」

她的人生被按下了暫停鍵。

背道而馳,註定要被視為異類。

此後,被嫌棄,被拋棄,被指責。

等待她的,是不歸路。

2.

還在娘胎裡時,紀寶如就被命運狙擊。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臺灣民間把雙胞胎視為不祥之兆。

兩個孩子絕不能放在一起養。

很不幸,紀寶如是雙胞胎中的一員。

更不幸的是,另一員是個男孩。

在重男輕女的風氣下,要送走誰,答案已經很明顯。

紀寶如記事以來,一直跟外婆住在一起。

外婆沒什麼文化,也不懂帶孩子。紀寶如的日子過得很苦。

沒人哄。

沒有玩伴。

穿別人穿剩的舊衣服。

還要自己燒飯燒水。

有一天,她看到一個女人。

穿旗袍,身形婀娜,卻鬼鬼祟祟,東張西望。

女人把一筆錢交給外婆,摸摸紀寶如的頭,然後匆忙離開。

紀寶如問,那是誰?

起初外婆不願回答。幾番過後才知道,那就是紀寶如的生母。

她不能叫那女人「媽媽」,得叫「阿姨」。

因為母親是父親的小老婆,她是私生女。

每次路過父親家,外婆都拉著她快點走。

像個偷渡客。

身份的錯亂、親情的缺失,成了根,埋在她心底。

後來每每拍戲,她總能輕易刨開土壤,赤裸裸地直面它。

「或許就是那股深沉的失落,以及被遺棄的感覺,讓我日後詮釋起有類似經歷的角色,總是特別傳神,而且很快就進入狀態。」

她確實天賦異稟。

五歲,第一次去試戲,她被要求在十秒之內掉淚。

製片人問她:「如果媽媽沒有了,你會怎麼樣?」

下一秒,她的眼淚就掉個不停,像水龍頭一樣。

在那個年代,她常常演這樣的角色。

在《小紅娘》裡,演從小缺愛的小孩。

在《葡萄酒》裡,演父母感情失和的千金。

曾經有一段戲,臺詞整整一頁A4紙。她要一邊哭,一邊說恨爸爸把媽媽害死。

所有人都覺得這場戲很難。

可她演起來卻異常順利。

「原來,困苦流離的童年經驗,早已醞釀成一曲內心戲,我不過是借著演戲之便,把壓抑在潛意識的情緒宣洩出來罷了。」

她的演技自然逼真,背劇本的能力又強。

當時的媒體稱她為「天才童星」。

還把她跟當紅明星相提並論——「香港有個馮寶寶,臺灣有個紀寶如」。

人人都以為,這個天才喜歡演戲。

但在多年後,紀寶如接受採訪,親口說她根本不愛拍戲。

踏入演藝圈,不過是為了取悅阿嬤(父親的大老婆),為了討生活費。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