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個女生純徒步旅行西藏,全程靠步行

一個女生純徒步旅行西藏,全程靠步行
2022/06/24
2022/06/24

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決定記錄一下曾經純徒步旅行西藏的那段快樂時光

曬一張徒步之前照片,勿噴。

2016年6月12日,于我而言是不平凡的一天,亦是重塑心靈的重要一年。這一年的這一天我開始了不走尋常路的畢業旅行——徒步去西藏。從成都至拉薩,2140公里,歷時八十八天。我一直秉持著純徒的信念,絕沒有搭過一次車,沒有馱過一次包,也沒有抄近道(原因后面會提到)。

巨人峰

如今時代在與時俱進,徒步川藏318并不是一件很難做到的事情。川藏南線318相比較其他幾條進藏的線路來說,發展較成熟,沿途基本上都有飯店客棧小賣部,所謂的無人區最多也只是五十多公里沒有住宿的地方。高反,因人而異。環境,也因時而異。危險,當然也會存在。其實平時生活中,危險也無處不在,該來的總會來,想躲也躲不了,何不順其自然?我選擇徒步這種方式,必然會有充足的準備,并不是貿然的沖動。現在網上也能搜索到徒步川藏318的帖子和攻略,影響形同明星效應,激起了一些民憤,也激起了一些各個年齡段網友們進藏的熱切與向往,甚至是模仿。

  西藏,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向往?徒步到拉薩的我也沒有找到一個標準的答案。當初我看別人徒步進藏的帖子,和此刻你們看我的帖子是一樣的心情,對對方的崇拜之情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可當自己親身親歷一番,再回頭看看,才明白所謂的光環是人為添加上的,光環為何會如此耀眼?不正是因為它的特殊性嗎?如果每個人都能做到的話,那也就失去了它的特殊性。但歸根結底的是,褪去的光環下,都是一個個普普通通的人,男人或女人。不必瞻仰他人的生活,也不必低看自己的生活。

藍天白云,盡收眼底

  在此我想提醒各位,不要天真的認為徒步去西藏,你的靈魂就會得到所謂的凈化和洗滌,就會脫離社會脫離現實。只能說這種苦行僧的修行教會你如何挑戰極限和堅持到底的毅力。做自己吧,因為模仿別人的行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為你找不到自己。不用參照別人的人生,因為你就是你,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不要想成為別人,因為經歷永遠不可復制。人之所以為人

我有故事,你有酒嗎?故事很長,且聽我慢慢道來。  開篇:  2016年6月,這一年我大學畢業了。沒有選擇考研也沒有選擇進入職場,而是謀劃了一場令人匪夷所思的畢業旅行,歷時四個月。這場旅行顛覆了身邊所有人對我的看法,包括我的父母,他們至今也無法理解這漢子般的舉動。這二十二年來,我一直是個乖乖女的形象。幾乎沒有給父母惹過麻煩,也從未忤逆過他們。從小到大都留著長發的我,淑女一枚,不抽煙,不喝酒,不泡吧,性格比較文靜,膽子也比較小,怕黑,怕蟲子,也很害怕狗。與女漢子的形象相差十萬八千里。

西藏情結:一生一定要去一次  西藏——世界屋脊,人間凈土。太多人的向往,而我也不例外。真正接觸到藏族,體驗那里的人文風情是在大學時期,因為學畫的原因,學校會組織這類專業的學生出外寫生采風。大二那年,專業老師帶著我們去了大西北的一些地區,由此有機會去了位于甘肅省西南部的甘南藏族自治州,這是中國十個藏族自治州之一。使我們慕名而來的是位于這個州的夏河縣——拉卜楞寺,是藏傳佛教的四大名寺之一。絡繹不絕的僧侶和藏民一手捻著佛珠,一手轉動著排列整齊的圓柱經筒,口中念著六字真言緩緩地朝著大殿走去。這里幾乎隨處可見的轉經人,之后才知道他們認為轉經就相當于念經,是懺悔往事、消災避難、修積功德的最好方式。這種堅定而虔誠的信仰,深深影響了我的人生觀。

準達里山脈

在那之后,我翻閱了許多關于西藏題材方面的資料,這些資料來自于網絡視頻,書籍以及繪畫作品。期間也因大型涉藏紀錄片《第三極》的熱播,再次點燃了我心中許久的向往。影片中所感受到的是如此的熟悉,藏民的淳樸與善良,在甘南時就已烙在心頭。  不管是老人、青年或小孩,他們的眼神總是那麼的純真和淡然,平靜而又充滿生機。人可以掩蓋和偽裝自己的表情以及喜怒哀樂,但是卻沒辦法改變自己的眼神。神秘而又神圣的雪域高原,一個透徹靈魂的港灣。我渴望踏進那片神圣的土地,渴望觸碰那擁有高原紅的可愛人兒,使我魂牽夢里的也正是他們。也許上輩子曾與他們有過交集,才讓我今生于此眷戀。

為什麼選擇川藏南線?  決定好徒步去西藏的計劃后,便在網上查找到進藏的這幾條路線:新藏線(219國道)青藏線(109國道),川藏南線(318國道),川藏北線(317國道),滇藏線,中尼公路。

  新藏線有幾百公里的無人區,駕車都有難度系數何況是徒步呢,這條果斷不考慮。青藏線也是無人區較多,騎行可以但是徒步相比較困難,不考慮。川藏北線,相對于南線而言,多為牧區,海拔更高,人口更為稀少。徒步此線,更是大大的不便利。滇藏線,途經大理,麗江,香格里拉和德欽,最后匯于川藏線上的芒康。芒康是川、滇、藏的三省區的交匯處。因為云南這一帶早在高中畢業時期就已去過,所以興趣不是很大。中尼公路經日喀則、拉孜、定日、聶拉木,經樟木口岸過友誼橋進入尼泊爾王國,終點是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沒打算出國游,所以這條線也是不作考慮了。

  川藏南線G318,有一稱號:「中國人的景觀大道」。因為地勢的原因,海拔是呈現比較大的起伏,不過整體的海拔趨勢是相對偏低的。這條線是進藏路線中沿途縣鎮最多的路線,也是風景最秀美的路線。有高山峽谷風貌,有一望無際的草原,還有雪山草甸。相對于其他線路來說,南線的住宿最成熟,補給最方便,來往車輛最多。所以也吸引了許多自駕游的驢友,摩友和騎友們的慕名前來。

  網上搜索到徒步進藏的攻略寥寥無幾,數量也不足五根手指。幾份攻略中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川藏南線這條路,這大概是難度相對最小的線路,可行性高,才使得人愿意嘗試。初入茅廬的我也毫不猶豫地

千般阻撓萬般壓力】  五月中旬,開始在網上買裝備,等待裝備的同時,每天晚上在學校散步,繞著操場走圈,大概運動兩三個小時,也算是出發前的突擊訓練吧。平時不怎麼運動,宅女一枚,不過比較極端化,要麼靜若止水要麼動如脫兔。一旦進入某一端,就難以停下來。炎熱的夏天足不出戶的我,即使開著空調也能中暑,即使出門也不忘細心裝扮一番,這麼一個怕曬,怕熱,怕累而且還這麼愛美的小女生,相信她能徒步去西藏而全程不搭一輛車嗎?對于從前的自己來說,答案無疑是否定的。  六月初裝備基本都到齊了,訂下了七號去成都的火車票。除了身邊的幾個好友,基本上沒有人知曉這計劃。從好友那得到的基本上都是反對票,雖然她們的勸告都無用,但在心里還是泛起了一些漣漪。

  我深知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也做好了心理準備去迎接。因為我希望得到他們精神上的支持與鼓勵助我順利到達終點,所以出發的三天前,我告知了父母此次徒步去西藏的計劃。我迫不得已的使用了先斬后奏的手段,因為天底下沒有哪位父母愿意讓自己的孩子去冒險,何況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我再多的解釋與內心的訴說,對于我傳統嚴苛的父母來說,都不可能會理解,也不可能會答應。

  當我說出「我要走路去西藏」這幾個字時,頓時聽到電話那頭的父親,勃然大怒的喊道:「你說什麼?走路去西藏?你瘋了吧!一頓痛罵中......」強忍了淚水,掛了電話。

  第二天,父親的電話打了過來,語氣好了點,勸慰道:「你知道不知道這一路會很危險,出了事可怎麼辦?你有沒有考慮過我們當父母的感受,有沒有替我們想一想?」我哽咽的回答,也把自己積壓多年的情緒和感受說了出來,鐵了心一定要去!最后父親說出一句狠話,就把電話給掛了。

  「去了就別再踏進家門一步!」這句話對當時的我來說,猶如晴天霹靂。眼淚止不住的流,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感傳送到了身體的每個細胞。我瘋狂的在校園里奔跑,在街道上奔跑,直到眾人紛紛向我投來奇怪的目光時,才知眼前這個蓬頭垢面,痛哭流涕的女子有點駭人。那一刻我也忘了自己的形象,漫無目的的在人海中走著,手機也一直處于關機的狀態,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

  晚上回到寢室,室友說,父親打了電話給她,詢問了我的情況,并告知輔導員也在找我。  手機開機了,許多的未接來電,父母的,朋友的,輔導員的,還有任課老師們的......我的父母是偉大的,也是瘋狂的。他們都是我父母派來勸說我放棄這個荒誕計劃的人。我很感謝他們對我的關愛,雖然我沒有聽勸,但還是要感謝這些在乎我的人。

六月七日晚,我坐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車,因為沒買上直達的票所以選擇中轉。第二天早上十點多趕到了北京西站,排隊等候了一個多小時,眼看快到上車的時間,檢票口卻遲遲沒有動靜,焦急的等待了一會兒,突然聽到廣播里傳出因重慶成都附近下大暴雨,鐵路受到了影響,火車要晚點五個小時才出發的消息。那一刻心情是糟糕的,意味著要獨自在候車室內等待五個小時,也意味著第二天的夜晚才能到達成都。計劃的臨時變動往往會令人不爽,這是肯定的。在那當下,感覺到了自己滿滿的負能量,立馬調整了自己的狀態。其實破解情緒障礙之道,最重要的就是「臣服」。既然事已至此,任何的抱怨和抗拒都不能改變什麼,只會令自己更加受苦。為什麼不試著臣服呢?

  臣服的好處就是,當你接納了當下,不徒然浪費力氣去抗爭的時候,事情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轉機出現,你才發現原來的掙扎真的是白費力氣。  ———張德芬《遇見未知的自己》  調整完狀態的自己,內心充滿了喜樂。由此我意外收獲了一份巨大的驚喜,即那一陣「東風」——此次前行的同伴凱子。

錦里古街,號稱「西蜀第一街」,被譽為「成都版清明上河圖」,所以親自前來瞻仰它的風采。在燈籠的照耀下,寫著錦里兩個大字的牌匾尤為的突出,吸引了許多爭先相后拍照的游客們,自己也滿心歡喜的拍下了這幅地標性的牌匾,興致勃勃的走進了人群中。

  好一幅江南古鎮的畫面,看著這一幢幢仿古風格的建筑,與同是繁華熱鬧的麗江古城有點相似,但獨有的是這里洋溢著成都市井特有的隨意和喧囂。街道兩邊的屋檐下掛著一串串紅似火的小燈籠,一字排開的古色古香的店鋪,販賣著許多具有古城氣息的一些手工藝品。

  我情不自禁的在一家擺滿陶瓷飾品的店鋪面前停了下來,看著眼前琳瑯滿目的小玩意,不知覺的自豪感與熟悉感泛了上來。這些陶瓷飾品均來自我的家鄉——「千年瓷都」景德鎮。大學期間,也曾擺地攤賣這些好看的陶瓷小飾品。那時在學校附近的夜市中,就屬自己的小攤子比較得寵。

  擺地攤賺的錢,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桶金。至今還記得第一次拿到對方遞過來的錢時,自己滿滿的不知所措,因為知道東西的進價,而賺取別人差價產生的愧疚感,令我自責不已。當時打電話給爸爸傾訴,爸爸說賺的這差價就是自己付出的精力、勞動力和時間的成本,賺錢賺的就是自己付出的汗水,但做人不能太貪心,只要是彼此都可以接受的價格就行。做生意賺錢,何嘗不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呢。在那之后,我也會通過贈送一些小禮品的方式減少內心的一絲愧疚感。  逛了好一大會兒,才發覺這個古街布局嚴謹且有序,有特色旅游工藝品展銷區,酒吧娛樂區和四川餐飲小吃區。在這里,吃貨本質顯現無遺。手里拿著各種小吃,漫無目的的逛著,這也不疑是一種愜意的生

有機會再更新,比較長這次旅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