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從未學過畫畫的「老阿嬤」,60歲拿起畫筆,「200多幅作品」被法國畫廊全部收藏:美術生都自愧不如!

從未學過畫畫的「老阿嬤」,60歲拿起畫筆,「200多幅作品」被法國畫廊全部收藏:美術生都自愧不如!
2022/04/18
2022/04/18

如果沒有看到她的畫,相信大家都會覺得眼前這位戴著老花鏡的樸素老人,會是那種每天忙于柴米油鹽,照顧小孫子、遇見了就會停下來,笑眯眯打招呼的平凡奶奶。

她叫邵炳鳳,只有國中學歷的她,當過農民、小學教師、做過繡花工,60歲時才拿起畫筆,兩百多幅作品,卻被法國畫廊收藏,且8年後在798辦展。

看著這幅怪誕新奇的作品,很難想象是出自一位七旬老太之手從未學過一天繪畫,邵炳鳳卻用她驚人的繪畫天賦和實力詮釋了「愛生活,玩藝術」的真諦。

邵炳鳳畫筆下的達利

邵炳鳳畫筆下的弗裡達她的出現,甚至讓國內一些美院的美術生都無地自容。

而邵炳鳳接觸繪畫的契機,完全屬于偶然加巧合。

2006年的五一,邵炳鳳帶外孫去南京玩。

女兒和女婿在南藝讀研,有一天他們都去上學了,邵炳鳳感到無事可做,就在他們的畫案上看書、看畫,並和4歲的小外孫一起畫恐龍。

她和孩子玩的很開心,一上午轉眼就過去了。到了下午,小外孫在逗小狗玩,邵炳鳳感到有些無聊,便拿起毛筆在紙上亂畫。

案子上有一張,她和小外孫的照片,她就想照著照片畫一畫。

于是邵炳鳳就在一張四開卡紙上畫了起來,一會兒就畫好了。

又用案子上的顏料塗了色,一看還挺漂亮的。

雖然畫的不太准,但還是有一點像的。

畫完之後,邵炳鳳就把畫,放在桌子上,自己也沒再去在意。

到了晚上,女兒和女婿都回來了,看見案子上的畫,驚奇的問:

「媽,這是你畫的嗎?」

邵炳鳳覺得自己畫得很一般,純粹就是畫著玩的,還有些慚愧于浪費了他們的顏料,沒想到孩子們會如此吃驚。

邵炳鳳畫筆下的邁克爾·傑克遜

「我說畫的不好,畫著玩的,他們都說怎麼不好,畫的太好了,太讓他們感到驚奇了,直誇我畫的不錯。」

邵炳鳳畫筆下的畢卡索邵炳鳳的畫,被學習繪畫專業的女兒女婿看到後,他們竟然直呼:

像極了英國繪畫大師,大衛·霍克尼的畫。

邵炳鳳畫筆下的赫本她的畫雖然十分樸素,卻隱隱蘊藏著,恬靜、安逸、喜悅、幸福的情感,或許這都是老奶奶,內心的真實寫照。

于是女兒女婿翻箱倒櫃,找出了家裡所有的照片,讓母親以若干年前的照片為藍本,從中選擇有趣的參照畫下來,並鼓勵她今後繼續畫下去。

她雖然是看著照片畫,但畫出來的作品,和照片又大相徑庭,她個人的創作意識,在畫面上流露的非常鮮明。

沒想到,就是這樣的一次「瞎畫」,開啟了她之後,十年的繪畫經歷。

邵炳鳳的自畫像邵炳鳳內心的寧靜和感恩,由畫面上流淌出來,便是眾人看到的幸福感,是一種沒有沾染,世俗煙火的澄明。

仿佛孩童在陽光下,定情一簇蒲公英,簡單卻虔誠。

風拂過,種子散開,升騰,隨風飛舞,如花一般,幸福簡單。

因為做過繡花的工作,她的造型基礎和顏色,都受到了女紅的影響。

不同的是,繡布上的一針一線,變成了紙上的一筆一畫。

邵炳鳳畫筆下的艾未未她的每一幅作品,都流淌出一種,淡淡的時代氣息,甚至有些像小學語文書上的插圖。

她對人物造型,保持真實的基礎上,做了略微誇張的變形。

細節局部的誇張放大、渲染,反而增加了原片不具有的幽默與詼諧,讓她筆下的人物,變得很不一樣,很有當代藝術的感覺。

邵炳鳳的畫作裡,無論是人臉上鮮活的表情,還是舒服的色調,讓人感覺生活的氣息,陽光而又健康。

畫作看上去十分簡單,卻又足夠細緻。

人們帶著微微笑意,傳遞著甜蜜的情感。

一隻竹籃,種滿花草的院子,紅磚瓦房的背景···

像是二十年前的樣子,但女人手中卻拿著iphone,這種年代的錯位感,真是讓人忍俊不禁。

每次畫到一半,邵炳鳳都會把畫掛在牆上反復斟酌、修改,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每次都把畫好的畫掛在牆上,一有空就想看一看,如果發現哪裡畫的不到位,就再畫一畫,直到看著順眼了,覺得可以了,才算完成。」

可能是因為沒經過系統的繪畫訓練,她的人物造型並不準確,但這恰恰使她的畫更為獨特,整幅作品都洋溢著,一種亦莊亦諧的古怪的氣息。

邵炳鳳畫筆下的奧巴馬用正統的繪畫原則來看每個細節,似乎都說不通,但放在一起的話,又是那麼合情合理。

最重要的是,在整個創作的過程中,邵炳鳳一直都是用一種極為真誠,又極為用心的態度,來處理每一個細節。

邵炳鳳畫筆下的木心願意把時間和精力,放在製造美的過程上,像做女紅那樣,一筆一劃的去塑造,她心中的美。

「每完成一幅畫時,那種幸福和開心,是無法言喻的。」

除了對照片的寫生,邵炳鳳自己創作的作品,想象力豐富之至,腦洞大到天際之上,讓人難以置信出自于已然處世幾十載的老奶奶。

十年下來,邵炳鳳大概畫了有三百多張了。

邵炳鳳畫筆下的陳丹青

「自從畫畫,我的身體比以前好多了。

我有個頭暈的毛病,天天不舒服,有時頭痛,有時頭暈,沒事就愛躺著。」

畫畫以後,邵炳鳳頭不暈了,也不痛了。

邵炳鳳畫筆下的安迪·沃霍爾

「時間跑得太快,轉眼一天,一星期,一月,一年,有那麼多美好的生活景象,我都想把它們一一記錄下來。」

有時幹活累了,或者閑著沒事了,邵炳鳳也會把自己的畫,拿出來看一看,賞一賞,心情就會很舒服,很愉快,也不覺得累了。

邵炳鳳畫筆下的李津

「光陰似箭,我要在這似箭的光陰裡,多畫些好作品。」

邵炳鳳畫筆下的姜文畫畫給了邵炳鳳強大的精神支柱,不僅豐富了她的老年生活,更讓她感悟到了生命的價值。

後來,邵炳鳳的畫作得到了藝術相關人士的賞識,漸漸地有了名氣,分別在畫報《藏畫導刊》、雜誌《畫刊》、《享悅藝術》上發表。

2014年,法國原生藝術畫廊收藏了她06至14年的兩百多幅作品,並準備集結出版成畫冊。

2015年,邵炳鳳在北京798太和藝術中心,舉辦了長達一個月的個人作品展覽。

觀展中,甚至有一位畫家說:「你能開畫展,充分證明了學院藝術教育的失敗。」

藝術家徐累正在欣賞邵炳鳳的畫作而中國人民大學的夏可君教授則評價道:「她的畫裡有未泯的童心,關注的日常的人與事,都有著照片的親切感,熟悉卻又被記憶的喜悅再次染色,並不戲劇化與做作。」

邵炳鳳在展覽現場其實她也可以很簡單、很草率的對待繪畫這件事,但是一拿起筆來,邵炳鳳對繪畫的熱愛,和對藝術的虔誠,就會自然地流露出來。

在我們記憶深處,也許真的存在一方淨土。

那裡的人們簡單真誠,不帶防備地生活著、體驗著、相愛著,我們百轉千回想要找到哪怕一點點曾經存在過的痕跡,終于在邵炳鳳稚拙原生的線條,和粗糲質樸的色塊中找到了答案。

唯有擁有一顆赤子之心,才可叩啟純淨世間之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