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最傳奇聾啞女!遭欺淩後墮落,靠筆成為夜店媽媽桑、當議員後震東京!

日本最傳奇聾啞女!遭欺淩後墮落,靠筆成為夜店媽媽桑、當議員後震東京!
2022/06/03
2022/06/03

人生,沒有一帆風順,只有自強不息。

我們總會遇到各種風雨,那些挫折與磨難,或許正是生活給的考驗。它會驅動人的內心變得強大,堅強勇敢地走下去,總會迎來低谷的轉機。

1984年2月,齊藤裡惠出生于日本青森縣。她自幼相貌清秀,父母對她寄予厚望,教育也相當嚴格。

1歲10個月時,齊藤裡惠生病,患上腦脊髓膜炎,經常發燒頭痛。經過治療後好轉,但是兩耳聽力嚴重受損,幾乎什麼都聽不到。

失聰的孩子,通常要得到更多的照顧,才能快樂成長。但齊藤裡惠的媽媽算是「虎媽」,她並沒有對女兒降低要求,反而逼她練鋼琴、芭蕾、書法、陶瓷藝術等,希望女兒像普通人一樣成長。

等到上學的時候,齊藤裡惠沒有去專門為聾啞人開辦的特殊學校,而是去了家附近的普通小學。或許,父母這麼做是為了面子,也或許是為了讓齊藤裡惠感覺自己和其他人沒有區別。

但是,聾啞人畢竟和普通孩子不同。齊藤裡惠學習很吃力,因為聽不到也無法正常和同學交流,她被稱為「外星人」,飽受歧視和冷落。

小學四年級時,齊藤裡惠遇到一個三觀不正的老師。老師和同學們一起欺負她,還在黑板上寫下這樣的話:「因為你是壞孩子,所以老天爺罰掉了你的耳朵。」

齊藤裡惠在學校受到欺淩,家中父母卻只知道指責她。這樣巨大的壓力下,她逐漸厭學,也厭生,找不到活著的意義。為了發洩自己,她索性和一群問題兒童玩到一處,學著別人喝酒、抽煙、偷竊,一度被鄰居稱為「青森縣第一不良少女」。

圖自電影《筆談女公關》

讀高中時,齊藤裡惠又去服裝店偷竊,被員警抓住教育了。店老闆看她可憐,聽不到,又不會說話,就想幫助她。老闆寫紙條,問她願不願意在店裡打工。齊藤裡惠被鎮住了,她從來沒想過自己可以工作!她馬上答應了,就這樣開始了自己的第一份兼職。

在服裝店做了一段時間兼職後,齊藤裡惠逐漸意識到:即使沒有聽力,在周圍人的配合下,她也可以和普通人一樣工作。體會到工作的喜悅後,她開始嘗試不同的服務業。

從高中退學後,齊藤裡惠做過服裝零售,在美容沙龍店做過化妝品銷售,她逐漸熟練用紙和筆與客戶溝通。後來,她被一家高級酒吧的媽媽桑看中,做了酒吧女公關。齊藤裡惠人長得美,「說」話也有分寸,很快在酒吧小有名氣。

圖自電影《筆談女公關》

23歲的時候,齊藤裡惠隻身去往東京發展。最初她找了辦公文員之類的工作,但她很快就感到沮喪。她不擅長面對電腦做檔,資料分析讓她感覺很累。她決定辭職,去銀座的高級酒吧俱樂部工作,她想要學習最高級的待客之道。

一個聾啞人,該怎麼在競爭激烈的銀座生存下去呢?酒吧女公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和客戶溝通,而齊藤裡惠溝通的方式是筆談。

她天然美貌,書法也好,這些都是她的優勢。而且,她十分聰明伶俐,客戶是什麼樣的人,想聽什麼樣的話,她大致都能琢磨出來。

筆談也是有很多技巧的,比如溝通時要看清對方,斟酌詞句,注意用眼睛品讀文字,落筆更需格外慎重。

另外,齊藤裡惠非常注意說話技巧。比如,客戶帶著阿瑪尼領帶,普通人是這麼誇讚的:「您那條阿瑪尼的領帶好漂亮啊!」而齊藤裡惠會寫道:「您的領帶和您很相配呢,真是漂亮!」

這樣不僅誇讚了領帶,也讚美了客戶,自然能討人歡心。

齊藤裡惠不會讀唇語,她和客戶唯一的溝通方式就是筆和紙。她認為,筆談具有隱私性和神秘性,有時甚至比說話更能打動人心。

有次,一個顧客感歎地寫下「辛」字,意為生活辛苦。裡惠想了想,在他「辛」字上加了一橫,變成了「幸」。她指了指字,然後微笑著看客人,意思是「現在的辛苦,是為了日後的幸福」。客人思索片刻,竟然掉下了眼淚,離開時臉上露出了笑容。

筆談這種獨特的溝通方式,無形中會讓人產生好奇。而嘗試一次筆談之後,客戶都會對齊藤裡惠印象深刻。很多客戶說「跟她筆談,格外愉快」。

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齊藤裡惠有了很多熟客,逐漸成為銀座No.1女公關。25歲左右,她又成為了知名的媽媽桑。

在酒吧做公關之余,齊藤裡惠還開始寫作。她在銀座從沒遇到過的殘障人,不管是客戶還是同事,有殘障的似乎只有她一個。她覺得可能很多殘障人都比較消極畏怯,應該鼓勵大家走出來,儘量擁有正常的生活。

于是,她將自己的經歷寫成《筆談女公關》,並于2009年出版。

圖書備受追捧,出版後三個月就重印了9次,銷量一度打敗了村上春樹新作《1Q84》。因此,齊藤裡惠也被稱為「打敗村上春樹的‘當代日本灰姑娘’」。

圖書大獲成功後,齊藤裡惠的故事被改編成同名電視劇。(北川景子主演,評論區有資源連結)

2010年,齊藤裡惠生下了一個女孩兒。她沒有公佈孩子父親是誰,一直以單親媽媽的身份撫養孩子。生孩子後,她逐漸辭去酒吧夜店的工作,主要靠筆談演講和寫作生活。

因為本身是聾啞人,齊藤裡惠對殘障人生活格外關注。她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呼籲和鼓勵殘障人勇敢面對生活,影響力越來越大。

2015年,齊藤裡惠宣佈參加東京地方選舉,結果以6630票的超高票數,當選為東京北區正式議員。

那年,她才31歲。

從那以後,齊藤裡惠開始投身政界,致力于為殘障人謀福利,人也越來越幹練。

日本從政的女議員相當少,齊藤裡惠卻深得人心。疫情期間,齊藤裡惠關注殘障人補助,也關注自己老本行酒吧的生存,會實地探訪她們的生活情況。

不管是殘奧會的舉辦,還是各種政策的制定與執行,齊藤裡惠都以自己的方式奔走呼籲,因此,在民眾中有相當威望。

作為一個單親媽媽,她很寵愛自己的女兒,但並不會要求女兒事事都要拿第一。她最想要的是一個快樂的孩子。

從一個走上歧路的不良少女,到銀座酒吧公關女,再到正式的政府議員,齊藤裡惠短短三十多年的經歷,簡直就是個傳奇。

而之所以能夠擁有這樣的人生,或許就是因為齊藤裡惠在面臨苦難時,擁有像稻盛和夫所說的那般心態:「苦難不會沒完沒了,當然幸運也不會永遠持續。得意時不忘形,失意時不消沉,每日勤奮工作,這比什麼都重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