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頂級女富豪:住20層豪宅、身家800億,有家產繼承又能掙錢,好煩

頂級女富豪:住20層豪宅、身家800億,有家產繼承又能掙錢,好煩
2022/04/24
2022/04/24

2018年,一部專門為華人富豪拍攝的電影《摘金奇緣》,在美國火了。

幾乎每個在國外出生長大的中國人,和金發碧眼的外國人,都被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原來華人富豪的生活,是這個樣子!

不過,比起電影中那些瘋狂的橋段、錯綜復雜的豪門恩怨,那個大隱隱于市,且無法被GPS識別的神秘莊園,反而更為人所津津樂道。

不少人認為,作者完全是抱著獵奇的心態,才虛構出了這樣一個富麗堂皇、紙醉金迷的上流社會。

但事實上,這部電影其實是改編自新加坡作家關凱文,暢銷全球的小說《瘋狂的亞洲富豪》。

而原著中關于這處莊園的描寫,更是令人嫉妒都嫉妒不起來:

坐落于經嬉路一號公寓是建筑文物保護與房地產奇跡的驚人結合。這里本來是著名銀行家賈欽吉的家,建于維多利亞晚期,長久以來已成為一個地標。

然而,由于土地價格近十年來暴漲,附近的其他別墅都讓房地產商承建的建筑取而代之了,高樓大廈猶如生長過度的竹筍般爭相冒出,將這棟華美的宅邸團團圍住。

直到2006年,這個大人物過世后,這座宅邸因為其歷史意義拆掉太可惜,又由于其價值作為單一住宅實在太浪費,所以賈欽吉的繼承人決定保留建筑原本的結構,將之改建為一棟時髦的三十層摩天大樓。

更夸張的是,無論是電影還是書籍中的豪華莊園,在現實生活中都能找得到原型——

它位于新加坡經嬉路42號,是銀行家陳振傳先生的故居。

而如今,這座莊園的主人,是新加坡富豪榜單上唯一的女性, 愛穿旗袍的華裔女企業家周玉琴。

在開始講述周玉琴的故事前,我們先來看看她從小生活的房子,因為后面所有的人與故事,都將圍繞著它展開。

這是一座外觀獨特的3層白色洋樓,它有著近百年的歷史,在2003年還被列為受保留建筑物,與身后高聳入云的現代化大廈,形成了鮮明對比。

站在人行道往里看,大宅和后面的高樓被郁郁蔥蔥的綠化遮擋。

而當你繼續往里走,就會發現,它沒有想象中該有的鑲金雕玉與流光溢彩,裝修風格也沒有被固定在某一種模式之中,還給人一種 氣派莊嚴、充滿了歷史沉淀的感受。

歷經幾代人的改造,融合了中西方各國元素,卻并不雜亂,反而更彰顯主人家的品味和貴氣。

大門是希臘古建筑愛尼亞柱構建的,原頂塔樓則是原汁原味的印度風情,兩者搭配在一起,沒有絲毫不和諧之感。

推開入戶大門,映入眼簾的是明亮、寬敞又高挑的走廊。

歐式的吊頂、石膏線和門窗,搭配娘惹風格的地磚,有種說不清的魅力。

各種風格的家具和裝飾品,與各種元素的線條交織在一起,讓家里的每個角落,都寫著「底蘊」與「品味」四個字。

屋內或精致或古樸的器物,很多都是自二戰后就被保留下來的,里面藏滿了一個上流社會家族的歷史與傳承。

如今,從小便生長在此的周玉琴,不僅傳承了這套老宅,還在外祖父陳振傳去世后,成為家業的掌舵人。

但想要了解傳奇女性周玉琴,就不得不聊聊她的外公陳振傳。

這位老先生厲害得很,不僅是銀行業的先驅,還是一名優秀的投資人和慈善家。

不過,他算不上是白手起家,其父陳禎祥是當時華僑銀行的總經理,家庭條件優渥。

小時候的陳振傳(左一)

陳振傳14歲那年,父親因心臟病去世。

因此他放棄了去國外讀書深造,選擇跟隨父親的腳步,進入了銀行行業,并在家族友人的推薦下,成功入職華商銀行,一路從最底層的書記員,做到了秘書的位置。

1926年,他娶了同班同學黃海倫,而黃海倫的父親黃天成,是華商銀行總經理。

有人覺得他過于現實,把婚姻作為自己向上爬的捷徑。

但事實上,婚后的陳振傳和黃海倫感情一直親密而篤定。

夫妻倆雖然出生于保守的上世紀,但腦子里卻沒有一點當時重男輕女的思想,更沒有「一言堂」的老派家長作風。

他們充分尊重子女的興趣、愛好、對職業的選擇以及對自己人生的規劃,從不強求任何人去繼承家業。

陳振傳的兒子與兩個女兒

除了如今繼承了家業,不得不出現在鎂光燈下的周玉琴,整個龐大的家族低調極了,所有人都很難被查到更多的個人信息。

就連周玉琴的直系親屬,父母與弟妹,都僅僅在家族慈善基金活動的場合才會露面。

一生坦蕩的陳振傳,用他的言傳身教,培養出了諸多踏實低調、上下和睦的陳家后人。

不沾染紙醉金迷的生活、沒有妻妾成群的風流韻事,也沒有抓馬的爭產戲碼,或許這才是真正的清貴家族。

在這樣環境長大的周玉琴,自然也不會差。

1961年出生的她,從小在陳振傳身邊長大,由他一手培養。

即使家庭條件好到極致,身邊十幾個傭人環繞,跟弟弟妹妹們能在足足兩條街寬的花園里玩鬧,她也沒有養成任何嬌氣、揮霍、得過且過的壞習慣。

一開始,周玉琴并沒有繼承家業的念頭。

她大學讀的是自己喜歡的法律專業,畢業后沒有進入家族企業,而是跑到歷史悠久的德尊律師事務所工作。

即使陳振傳幾次發出邀請,她依然堅持自己的選擇,干了3年律師后,才回到自家企業,并和外公定下了「兩年試用期」之約: 如果兩個人相處不來,就算了。

結果,本來想著干兩年就走人的周玉琴,在自家企業一呆就是半輩子,還順便成了集團的繼承人。

其實,陳家是有男性繼承人的,能讓外孫女繼承家業這件事兒,在各個豪門家族里都很少見。

但周玉琴的家人,卻一直鼓勵她要敢于冒險、嘗試一切自己想要做的東西,不要因為性別,而限制住自己的想象。

有了外公、父母等人的循循善誘,再加上從小與各界社會名流接觸,周玉琴的眼界與思想,要遠遠高于一般富家子弟。

她沒有在外公的蔭蔽之下,順風順水地守住家業,而是繼承了他的愿望,成功收購了曾經失去的一家企業,幫助外公保住了十幾年的心血。

而周玉琴,也以全新的形象,站在了大眾視野之下。

她不再只是家族里最優秀的小外孫女,而是一名叱咤商海、運籌帷幄的女商人。

當然,收購戰只是周玉琴要面對的挑戰之一。

未來要面對的困難更多,麻煩也只會一個接一個地來,但當下的她已經不能退縮,也不想退縮, 即使是摸著石頭過河,也要硬著頭皮干下去。

而老天從不會辜負有能力、有夢想又拼命的人,這些年,她的戰果相當豐厚。

她投資地產、酒店業,與遠東集團、李嘉誠的長江實業等巨頭合作,資產遍布亞洲、澳洲,身家高達800多億!

周玉琴自己本人,也從當年活潑可愛的小女孩,長成了溫婉知性的「大女主」。

她穿著定制的旗袍,戴著玉石和瑪瑙的首飾,從容優雅地走在一棟棟摩天大樓中,成了東南亞商圈一道優雅的風景線。

現在,周玉琴已經60歲了。

她已經容顏老去,臉上也爬滿了歲月的痕跡,但她不顯山不露水、淡定從容的氣質,卻始終彰顯著來自清貴之家的教養與品格。

如果說,是外公陳振傳締造了這個溫柔、低調、和睦的陳氏家族,而這個家族又成就了新加坡福布斯排行榜的唯一女性周玉琴。

那麼,讓周玉琴真正更上一層樓的,卻是她自己。

身為世家后代,她從不介意外人提起她的外公和家族歷史,也深知要 「歷史會迫使從你不同角度看待事物」這個道理。

在周玉琴看來,一個人的出身,并不能對你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起到決定性作用。

能影響、塑造你的,以及決定你未來的,只有自己。

而人生的決定權,也要始終握在自己手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