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0歲阿貝穿女裝20年,只為哄癡呆母親開心,真相暴露後,無數網友淚目:他才是真男人!

60歲阿貝穿女裝20年,只為哄癡呆母親開心,真相暴露後,無數網友淚目:他才是真男人!
2021/12/03
2021/12/03

桂林市某城中村內,住著一位「怪人」。

他以吹笛賣藝為生,平時沉默寡言,很少與鄰居們交際,只是偶爾到城中村小賣部買麵包、水和煙。

見過他的人,都說太怪了:

「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一直穿女裝,一看又有喉結。」

這個「怪人」叫朱孟勳,是個大男人,卻每天穿著不同的旗袍、連衣裙,在桂林街上賣藝換取賞錢,有人說他是「博人眼球」,有人奉他為「女裝大佬」。

可沒有人知道, 他穿女裝20多年,是為了扮演多年前病逝的妹妹,哄騙癡呆的母親開心。

他說: 先盡孝,後做男人!

01

妻亡故,兒女遠

與癡呆母親相依為命

這個一頭齊肩卷髮,穿著青花旗袍,身材修長的人就是朱孟勳。

他在三輪車裡鋪好床褥,將癡呆母親抱上車,載著去街口賣藝了。

母親有91歲高齡,朱孟勳今年也62歲了。

朱孟勳的命不算好。

初一就輟學的他,一直在桂林打工,做過建築小工、司機、養豬場職工、採石礦工;妻子在1994年生兒子時,大出血死亡,女兒和兒子長大後也都去了外省。

朱孟勳原本有個哥有個妹,但妹妹早些年沒了,哥哥入贅湖南了,只是每個月寄給母親一點生活費。

2010年的一次意外,母親摔斷了腿,從此無法站立,連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朱孟勳毅然放棄工作,把母親接到桂林親自照顧。

失去了經濟來源的母子倆相依為命,解決房租水電、生活費迫在眉睫。于是朱孟勳自學了笛子、二胡等樂器,通過賣藝掙來的些許錢,加上哥哥寄的生活費和政府的補助,勉強維持生計。

可母親離不了人,朱孟勳賣藝時只好捎上她。為避免母親出現身體不適,每次表演最多3小時,每週出去兩三次。

有一次,朱孟勳因為感冒要出門打針,臨走時交代母親「床邊已放好大小便的盆」。可等他回來時,床上髒得一塌糊塗,全是屎和尿。

母親在床上大哭:「兒子,怎麼才回來呀?」

朱孟勳知道,母親又犯癡呆了,她忘了床邊有盆。

而比這更糟糕的是,母親病情嚴重時,越來越忘事, 甚至忘了所有人,只記得她死去的那個女兒。

可妹妹病逝,那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兒了。

02

為給母親治病,

20年穿女裝扮病逝妹妹

「我想我女兒了,女兒什麼時候回來?」

朱孟勳明白, 多年前去世的妹妹,是刻在母親心裡的痛。

1987年,妹妹不到20歲,未婚,卻患上了白血病。

家裡傾盡一切,卻仍沒有換來妹妹的一點希望。母親在醫院裡守著妹妹度過最後的時光,眼睜睜地看著親生女兒在面前閉眼。

自那以後,母親就出現了精神異常,時不時就恍惚著找妹妹,而且哭得厲害,後來患上老年癡呆之後,發作就更頻繁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朱孟勳聽一個老中醫說: 找一個像妹妹的人,陪陪老人,興許能緩解病情。

朱孟勳找不到這樣的人,只好自己穿著裙子,胡亂畫點妝,假裝妹妹走到母親面前。

因為一句話,一個大男人換上了女裝。

「媽媽,女兒回來了!」

男扮女裝的朱孟勳喊了一句,母親盼了多年的身影忽然出現,她露出久違的笑容,她真的以為女兒回來了。

後來,只要碰上母親犯病,朱孟勳都會穿女裝假扮妹妹哄她開心。

直到母親摔斷腿,他才發現母親癡呆到了很嚴重的地步。索性之後只穿女裝,不穿男裝,一是節省購衣開支,二是為了盡可能地讓母親開心。

漸漸地,母親狀況竟然真的有好轉,一天能喝不少橘子汁,躺在床上愜意地看桂劇,心情舒暢了,人也精神了。

就這樣,朱孟勳一人分飾兩角,穿了20餘年女裝。

「在我媽眼裡,我是兩個人,既是兒子,也是女兒。」

兒女雙全,膝下承歡。這恐怕是母親認為最幸福的事吧。

 

03

千萬網友的淚點

女裝男人背後故事

朱孟勳一直認為自己只是盡孝,沒想到有一天會出名。

幾年前,隨著網友拍的 「穿女裝扮病逝妹妹哄母親開心」一段視訊大火,朱孟勳的故事也被大眾知曉。

朱孟勳和母親住在桂林的城中村,這是一棟自建房,他們租了一室一廳,每月房租350元。

狹窄的房間裡,堆滿輪椅、樂器等雜物,衣櫃裡全是女裝,一半是母親的,一半是朱孟勳的。

天氣好的時候,朱孟勳就騎著三輪載著母親去街頭表演。在人來人往的路口,伴著笛聲、音響聲,母親有時也會跟著唱起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