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屢次出軌屢次原諒,佟麗婭和陳思誠的愛情: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屢次出軌屢次原諒,佟麗婭和陳思誠的愛情: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2021/11/11
2021/11/11

2014年,佟麗婭和陳思誠一起接受採訪。

採訪中記者提出問題: 如何看待「婚外戀」。

陳思誠就像是拿到了試題答案的考生,立即「真誠」並洋洋灑灑地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有一夜情是很正常的事情。」

「用佛法講,心動或者身動,一定都會有,每一個人都會背叛和遊離。」

「是原諒身體上的背叛,還是心靈上的背叛,其實這是一個特別哲學的問題,無法得出答案,也沒有答案。」

說完,他志得意滿地看著記者,但坐在他身邊的佟麗婭,笑容早已變得僵硬。

但記者並沒有理會他這番「沒有答案」的說辭,而是直接向佟麗婭出擊:

到底是原諒哪一個?

她似乎被打得措手不及,只好回了一句: 能回家就好。

而這,也成為了兩人婚姻的真實寫照。

01

1983年8月8日,佟麗婭出生于新疆伊犁的一個錫伯族家庭。

她的父母從事的都是音樂教育工作,在家庭環境的薰陶下,以及少數民族在歌舞上的天賦,佟麗婭自小就對音樂和舞蹈十分擅長。

因此,從6歲起,佟麗婭就被送到了少兒藝術團,開始專門學習舞蹈。

這個時候,遠在瀋陽、同樣自小就展露出了藝術天賦的陳思誠,早已活躍在了大大小小的舞臺上。

因為父母都是機關幹部,家境優渥,此時年僅11歲的陳思誠已經練就了一身才藝。

但凡是他想學的,父母就沒有不支援的。

鋼琴、繪畫、主持......

每一個才藝都是他喜歡的,這似乎也映照了他今後的感情生活。

此時只愛舞蹈的佟麗婭,就像是音樂盒上的舞者,能夠一刻不停地跳著舞,還跳得特別開心。

這也讓她成為了鄰居口中的「兒子娃娃」。

事實上,她確實是被當做兒子一樣養大的。

每逢放假,佟麗婭就會到鄉下的親戚家,不是跟著他們騎馬到原始森林打獵,就是跟著小夥伴到處串門,撒開腿瘋玩,渴了就去討一碗馬奶酒。

歲數大一點,她就開始大碗喝鹿血酒,高聲劃拳,活脫脫的瘋小子。

父親為了培養她的自立自強,從不接送,而是看著小小個子的她,小心翼翼地穿梭在車水馬龍之間。

在這種放養式教育下,她很早就知道,凡事都要靠她自己努力。

靠著自己的努力,佟麗婭的舞蹈越跳越好,在13歲時,就被新疆藝術學院錄取。

比她年長4歲的陳思誠,反而正處于春心萌動和衝動的年紀。

一年前,為了尋找轉學到上海的初戀女友,他跟父母謊稱是到上海闖蕩。

可是找到初戀女友後,卻發現兩人早已沒有了當年的感覺。

和初戀女友分手後,他沒有立即回北京,而是考取了上海師范大學謝晉影視藝術學院。

在謝晉影視藝術學院學習一年後,因為看到同班同學趙薇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心生豔羨的他立即報考了上海戲劇學院。

憑藉著一身才藝,他成功被錄取了。

1997年,在佟麗婭登臺獻舞,慶祝香港回歸的時候, 陳思誠卻經歷了人生至黑暗的時刻

他因為打架而被上戲給開除了。

他的父親匆匆從瀋陽趕到上海,四處求人,依然沒能改變這個事實。

此後,他去報考北京電影學院之時,又因此事而被拒之門外。

在開除和被拒的雙重打擊之下,加之看到同班同學趙薇因《還珠格格》而紅遍大江南北,心理落差極大的陳思誠,開始借酒澆愁,流連于各種娛樂場所,身邊的女伴更是換了又換。

同樣是一個人在外地求學,佟麗婭卻並沒有懈怠,每天天還沒亮,就從溫暖的被窩裡爬起來練舞。對此,她也從不喊苦。

此時的她以為舞蹈就是她的人生邊際,在她的設想中,長大後她會像自己的父母一樣,從事教育工作,當一名舞蹈教師。

但不久後的一件事情,成為了她人生的轉捩點,也讓她對自己的人生,有了不一樣的設想。

02

1999年,佟麗婭來到北京,參加建國50周年的閱兵慶典。那時她站在新疆彩車上,彩車從天安門前緩緩駛過。

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她看到了長安街上巍峨高樓的玻璃牆,也看到了故宮的紅牆綠瓦。

那一刻,她在心裡,就埋下了一顆關于北京的種子。

與此同時,陳思誠也迎來了人生的轉捩點。

他的父親打通了關係,用一封上戲教授李學通的推薦信,把他給送進了中央戲劇學院。

此時同在一片天空下的兩人,還並未發生任何交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