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朝九晚五還是說走就走?我,職業背包客,旅行21年把世界裝進背包

朝九晚五還是說走就走?我,職業背包客,旅行21年把世界裝進背包
2022/06/23
2022/06/23

我叫張金鵬@背包客小鵬,天津人。

畢業于南開,在荷蘭留學,作為經濟學海龜的我,并沒有在高樓大廈里過精致的日子。 23歲,陽朔之旅讓我一發不可收拾,先后辭掉8份工作,走上職業旅行的道路。走了一路想了一路,終于在30歲找到職業方向。

選定這條路,我鉚足勁往前走。不知不覺走了20多年,足跡踏遍世界各地。35歲,還創立了自己的主題青旅,如今遍布全國。 人生不僅有房子和車子,還有另一種可能。

(旅行是我一生的職業)

1978年,我出生在天津一個普通職工家庭,從小父親對我極其嚴厲,信奉不打不成才的道理,幼時沒少挨打。

七歲那年,為了去公園玩,我把院子里的廢品賣了七分錢,坐公車到公園玩了一個下午。晚上回家,有小朋友通風報信說全家人找了我一下午。

我內心忐忑,做好被暴打的準備。可那一次,父親沒有打我。我不知道, 如果那天父親做出相反的舉動,我今天是否還能成為一名職業旅行者。

中學時我很喜歡看余秋雨、三毛的作品。久而久之,我就產生了去看看遠方的沖動。尤其是一篇關于陽朔西街的游記,讓我對西街向往不已。也許就是那時,我心里就種下環游世界的種子。

1997年,終于結束12年寒窗苦讀,如愿以償考入南開大學,讀國際貿易專業。除了學習,我最喜歡看《孤獨星球》的旅行故事。

2001年大四上半年,我在天津一家知名外企實習。雖然工作體面,但年少時的夢想始終在心里蠢蠢欲動。終于,實習三個月后,我義無反顧寫了辭職信。

(旅行中相機是我的眼睛)

回到學校,我向同學借了個碩大的背包。論文答辯結束當晚,我便坐上到桂林的火車,向著陽朔出發,用自己賺到的第一份工資開啟了背包客生涯。

旅行歸來,我的大學時代結束了,為了把四年中最寶貴的記憶定格, 我用暑假兩個月的時間做了網站。記錄大學生活的點點滴滴,也記錄了我旅行中的心情和照片,正是這個網站,成了我職業旅行生涯的起點。

畢業后,我找到人生中的第二份工作,這是與海運相關的工作。每天給客戶打電話詢問艙位情況,再制作成表格交給網管更新,毫無挑戰性, 兩個月后我就辭職了。

2002年,我在北京找到第份三份工作,在咨詢公司做物流分析師。 三個月后,再次辭職,不是不能勝任,只覺無聊。之后,我背起行囊去廣州和深圳旅行,想到重獲自由,我的心就飛了起來。

(我在非洲)

2002年,我到荷蘭攻讀研究生。讀研期間,我有三分之一都穿梭在歐洲各地。由于囊中羞澀,只能以各種省錢的方式旅行。坐一宿夜車可以節省一天的住宿費用,能走路抵達的地方就不會乘坐公交……有時只吃幾片面包,但心中是快樂的。

圣誕前在英國愛丁堡,我第一次住青年旅舍,讓我感到震撼,這樣的旅舍就是專門為我這種背包客打造,便宜又便利 。之后,我仔細研究每一個房間的功能,甚至墻面上貼著的每一張紙條,無比興奮。這時并未意識到將來我會成為十幾家青年旅社連鎖店的老板。

旅行途中,我經常會得到別人無私的幫助。2003年8月,我到法國尼斯酒莊,本以為一個小時的路程,卻因為山高行進異常緩慢。天色變暗時,在路上遇為一位正在遛狗的老太太,向她問路后,我陷入兩難。按我的速度,即使在天黑前抵達,酒莊也打烊了,返回又不甘心。

(旅途中唯一不能缺少的是愛)

老太太看到我左右為難,熱心地開車把我送到酒莊,道別時我真誠地向她道謝。她卻一臉虔誠地說: 「Love is a circle。」(愛是一個圓)她相信她的兒子在中國旅行時遇到麻煩,也會有好心的中國人幫助他。 我明白了愛是一種可以循環的能量,把愛傳遞下去,這也成了我在旅行中的信仰。

那時候,還沒有自媒體平台,在歐洲旅行過程中,我錄制了很多想法、靈感,寫游記,發在論壇上,竟然被一些國內媒體轉發。 這是第一次發現寫游記可以賺錢,于是,就萌生了用旅行、寫游記、拍照的方式成為職業旅行者。

2003年9月9日,我結束留學生涯,回到北京。見到日思夜想的戀人,由于夢想不被理解,我們分手了。失戀的痛苦超越了我的承受極限,直到我踏上云貴高原那暗紅色的土壤時,心情終于有了一些好轉。

也許,人這一生就是一場孤獨的修行,其他人再怎麼陪伴也只是過客,我的靈魂只有在旅行中才能安寧。

(北極雪地)

2004年開春,我從麗江回到北京。這一年,我沒有再去旅行,先后找了兩份工作,在旅游雜志社做編輯,金融公司做市場營銷。同樣都沒超過三個月,當時雜志社出版集團副總對我說: 「選擇一份事業,堅持下去,才能有所成就。正是這句話,讓我從此更堅定了旅行的路途。」

2005年,我寫的《我把歐洲塞進背包》出版后,整理了一份簡歷到中央電視台旅游節目《旅游方向標》毛遂自薦。這是我想出的兩全其美的辦法, 既能繼續旅行,又能有一份穩定工作,讓父母放心。

很快,我就獲得了出差機會,以CCTV2的出境記者身份和編導去法國戛納采訪購物節。 那次旅行,我和法國旅游局的齊勇姐有了第一次合作,正是她對我的幾次幫助,讓我最終走上了職業旅行者的道路。后來,再加上節目組精簡編制,我決定離開。

(休閑騎行,其樂無窮)

很快,我找到了第七份工作,在一家電視公司做節目策劃。但我心里一直想的是何時可以去下一個國家、下一個城市旅行。

2005年8月,我離開公司,之后收入來源靠給一些節目制作公司寫策劃、寫廣告腳本。那時,一個案子收入五百到一千,一個月寫三四個,能生活,卻并不富裕。我當時還給雜志、報紙撰寫旅游稿件,這樣我才能不斷地出去旅行。

直到2007年,從印度旅行回國后,我的旅行才停了一段時間。當時我有一種強烈的寫作欲望,想把一路上的驚喜、憤怒、感動記錄下來。

于是,從2月到5月,我每天躺著床上抱著筆記本碼字。7月,《蓮花之上》出版,這本書在背包客中獲得了很好的口碑,很多去印度旅行的背包客都會在背包中塞上一本。

走過許多國家,穿過無數城市,踏過山川河流,經歷人生百態。 旅行的意義不僅是身體到某個位置打卡,更多的是對這個世界不同的解讀,心靈的成長與蛻變。

(為《我把歐洲塞進背包》拍攝的宣傳照)

2008年,我已經30歲了。 回首這些年,好像去了世界上很多地方,但又覺得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那時壓力很大,所謂三十而立,別人都已成家立業,而自己始終處在一個低端循環階段旅行,看不到未來、終點和希望。

有時,早晨望著天花板,口袋里的積蓄也即將花光,究竟應該堅持夢想,還是放棄?心中的焦慮如影隨形。 就在最想放棄的時候,我想:既然是一個旅行者,那就在旅途中去尋找答案吧。

于是,我制定了一條路線,決定沿湄公河一路向南,經泰國、緬甸、老撾這些國家。可是還沒出發,汶川發生地震,我改變計劃,直接飛到成都四川軍區總醫院去做義工,照顧一個受傷的戰士。

他在救災過程中,腿被砸斷了,一周后他被轉送到北京更大的醫院。我記得當時有個受傷的孩子,雙手雙腳都纏著繃帶,可她總是在笑。 原來堅強并不是在災難面前不哭,而是可以笑著面對以后。

(一位大姐送我的字)

之后,我開始湄公河之旅,但是剛進入老撾,就遇到困難。我來到湄公河上游,一個叫做孟威村的地方。沒有網絡,沒有信號,不通公路,是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

我住了二十多天,一天早晨,收拾行李, 發現店老板偷了我300美金和100人民幣,我憤怒極了。

在他們家住這麼久,我知道他兒子喜歡唱歌,夢想當歌手時,便買了一把吉他送給他。他女兒得了急性闌尾炎,借錢去做手術,我也給了他100美金。可是, 他卻恩將仇報。

我去找老板理論,他突然變得歇斯底里,站在門口對我破口大罵。并從后院抽出一把砍竹子的彎刀,指著我說:「我要弄死你!」

我被嚇懵了, 那里只有一趟班車,且已經開走了,完全是一個孤島,我該怎麼辦?我和老板在門口對峙了一分多鐘,好在他沒有再沖上來。

(天為被,地當床)

當天晚上我換了客店,但距離并不遠。如果他把我打暈或弄死,扔到湄公河里面,我就會在這個世界上永遠消失。沒有人知道我來過這樣一個偏僻的地方,為了不讓父母擔心,我并沒有告訴他們我的行程。

那個夜晚是我這輩子經歷的最黑暗的一個夜晚,就像漫天都是烏云,什麼也看不見,聽不見。

正值雨季,雨點打在房頂,噼里啪啦,就像有人在敲鼓。本該放松的夜晚, 我卻一分鐘都不敢合眼,內心充滿了恐懼和黑暗,這是我這輩子所經歷的最黑暗的一個夜晚。

想到父母之恩還未報答,想到很多樸實的道理。突然,之前看過的一句話像閃電一樣在我腦海中亮了起來: 「如果想獲得內心的平靜,就一定要穿越茫茫黑暗。」

我想這句話解答的不止是這個夜晚的問題,如果我經歷過,跨越它,之前困擾我人生的難題,是不是也就有了答案?

(音樂能消除一切疲勞)

第二天一早,本計劃趕快離開。但在我吃早點時,那個老板又拿刀來威脅我,看著他張牙舞爪的樣子,我突然不再害怕。明白他是想嚇唬我,讓我盡快離開,我反而更加坦然、淡定。

之后, 我不僅沒有離開,反而極力與黑暗抗爭,去提醒游客不要住他家。直到他家門口的招牌摘掉,我覺得此次旅行已經畫上句號,可以繼續上路了。

那天我經歷了人生中三個不同的雨季:一是真實的雨季,每天都下著很大的雨;二是旅行者的雨季,被偷、被騙,這個事情像陰霾一樣,讓我很沮喪;三是人生的雨季,面對人生的困難,不知道何去何從時,我在孟威村的夜晚找到了答案。

我與那個雨季好好告別,之后,開始新的生活。 我帶著愛和希望踏上新的征程,并且對過去充滿感激,正是因為那些暗淡渾濁,才成就了之后閃閃發光的自己。

(旅行永遠不會停止)

回到北京,北京奧運會開得如火如荼,我在家安心看了半個月的奧運會。9月份,來自世界各地旅游局、酒店、航空公司對我發出邀請,請我去參觀訪問。

我明白,除了過去七年積累的行業口碑開始發酵外,中國奧運會的成功舉辦,使他們相信,中國旅行者是具有實力的。 我開始變得特別忙碌,從零八年到一二年,真正走上職業旅行的上升期。

2010年,重返麗江。我住在一家客棧,夜色中看到年輕人背著大包抹著汗水尋找住宿的地方。看著他們,仿佛看見了曾經的自己:艱難的旅行路,旅途中的顛沛流離,父母的不支持,人生中的低谷,破釜沉舟后的柳暗花明。

我決定出版《背包十年》,分享我的體驗和感悟,希望給旅途中的年輕人一些借鑒和鼓舞。

(牛糞小王子)

2010年10月,《背包十年》出版了。當時我正在加拿大,由于時差原因,凌晨三點被主編的越洋電話叫醒:小鵬,咱的書加印了!才上市第二天就加印了!

之后又加印了兩次,數量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半年時間里,在Amazon圖書總銷量排行榜上,一直穩居前三名。

因為持續暢銷,一年之內,相繼出了台灣版、香港版和圖文版。 有一天還在街邊還看到了盜版。我和我的故事被許多高三學生當成素材寫進了大學聯考作文,頓時刮起了一股旅行龍卷風。

2012年,我的第四本書《我們為什麼旅行》出版了。因為《背包十年》受到讀者喜愛,這一次,我和出版社都志在必得。出版社為我聯系了眾多媒體,組織了近一百五十場簽售和分享會,我甚至已經準備好了勝利的香檳。

爬得越高,摔得越慘,這本書在排行榜前一百名只維持了一個月,就像坐滑梯滑到四五百了。

(玉龍雪山)

隨著排名的持續下滑以及銷量與預期的嚴重不符。 我日日焦慮,睡不踏實,變得脆弱、易怒、反復無常、歇斯底里。雖然也懂人的一生總會經歷大起大落,可那都是隔岸觀火,真發生在自己身上,意志消沉得超乎想象。

內心被持續煎熬,我決定重返老撾,照舊在旅途中解決心理問題。2013年1月,我一個人坐長途車從泰國來到老撾, 心逐漸平靜下來,反省到自己從一窮二白到動了貪念,也悟到一身輕盈,行穩致遠的道理。

傷療愈,人生繼續。

猛然發現,之前很多夢寐以求地方,我都已經去過,沒有任何一個目的地,能讓我產生想去旅行的激情。 實現了環游世界,可我才30多歲,并不想回到朝九晚五的工作。

(把世界的美景傳到你眼前)

想到旅行中經濟拮據,一直住宿的青年旅舍,大都破舊且毫無特色,于是,我想開一家能直達旅行者心靈、中國最大的青年旅舍。

2014年我在麗江束河古鎮,租了將近三畝地,開始構思施工。長達十個月里,每天我和搭檔開三輪車到施工現場,一忙一整天。不是蹲在路邊畫草圖,就是在網上購買馬桶、花灑、床墊、垃圾桶,還要監督工程品質。

一天下來,連晚飯都咽不下,一個字都不想說,體力和精力被嚴重透支。 因為沒搞過這麼大工程,幾乎每晚都要失眠,總擔心最終會不倫不類,更怕建成之日也是美夢破碎之時。

世間很多美好的事物,并非是觸手可及的,經過時間的醞釀和打磨,結果才會顯得更加珍貴。

(我開的青年公園麗江店)

旅舍竣工,合閘通電那天,我特意舉行了一個亮燈儀式:我站在院子正前方,眼前漆黑一片。在我指揮下,先開走廊燈、房間燈,接著是公共洗手間和浴室的燈,最后把所有能亮的設備全部打開,包括每個人手機里的電筒。

亮度每提高一層,我就會拍一張全景照片,當滿院生輝后,我的眼睛卻模糊了。

2014年10月6日,在我三十五歲的最后一天,這家被命名為「背包十年青年公園」的青年旅舍正式開張納客。

用這四個字,是因為這是我的書名,另外,我更希望它可以從另一個維度延續我的旅途。

那天晚上,我登上青旅舞台,做了一場《愛是什麼》的演講。舞台下高朋滿座,看著第一排的父母,想到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他們從來沒有缺席。 在我為夢想狂奔的路上,有風急雨驟,有孤夜寂寥,看看父母,就在我身后打著溫暖的光。

(旅行的終極是回家)

這一年,我終于像自己的偶像切格瓦拉,獨自穿越了南美洲,也向沿路遇到的人們孜孜不倦地宣傳著中國。

之后,陸續開了十幾家青年公園,已遍及麗江、香格里拉、成都、重慶、西安……其中,西安站是亞洲最大的青年旅舍。

二十一年,從旅行到寫作,再到創業,走遍世界,出版七本書,成為「背包十年青年公園」創始人。夢想一個個落地,而我,也終于明白,旅行的終極狀態,不是沸騰,而是平靜,不是遠行,而是回家。

如今,我已定居麗江。酒店和旅店交由職業經理人打理,依舊過著半年旅行,半年寫作的日子,背包的腳步不會停歇,我的故事還會繼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