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這些壁畫50年后或將消失:有些風景一旦錯過,就是一輩子了

這些壁畫50年后或將消失:有些風景一旦錯過,就是一輩子了
2022/05/27
2022/05/27

最近,看到一條揪心的新聞: 敦煌壁畫變得像酥團一樣。

扎根大漠近60年的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說出守護敦煌壁畫不為人知的困難:

「敦煌壁畫年老多病,顏料層可能會一片片翹起,逐漸變得酥軟像酥團一樣,甚至開門聲大一點都會掉落…」

此前就有中外專家預估,整個敦煌寶庫將會在 未來50年到100年內將湮沒黃沙中

敦煌莫高窟,對于愛旅行的人來講,似乎是一輩子一定要去一次的地方。

但也正是因為這樣,讓石窟壁畫面臨著很多問題。

由于人體呼出的 二氧化碳會迅速潮解壁畫中的鹽堿而加速壁面的酥堿、起甲及顏料粉化而剝落

再加之,莫高窟地處沙漠干旱的惡劣環境中, 風蝕和沙塵更是加速了窟內壁畫的惡化

因此,石窟壁畫修復是一件與時間賽跑的工作。

曾經有前往的游客不聽規則,拍照碰觸,科研講解員立即高聲呵斥,整個人氣得發抖。

有人不理解,不過是拍個照而已,至于嗎?

要知道莫高窟采取門票限量,并且需要提前預約的制度,洞窟觀賞時不允許用手機、相機。

為了保護洞窟壁畫,敦煌研究院對每一個洞窟進行 實時監測溫度、濕度、二氧化碳含量和空氣滲透率,一旦有害物質超標,洞窟會立刻關閉

為讓文化瑰寶得以永續利用,這群守護者每日都在爭分奪秒,與不可抗因素放手一搏。

「敦煌,敦煌」

「敦煌」這個名字,透露著華麗和神秘的味道。

一提到敦煌,腦海里總會浮現沙漠、戈壁、烈日、蒼涼之景。

大漠孤煙,長風古道、金戈鐵馬、商賈駝鈴……

昔日遙遠的邊塞,如今廣袤依舊。

那里有兵戎相見的悲歡離合,也有和平年代的盛世繁華。

若不是來到敦煌,可能很難理解鬧市和大漠就在一線之間。

看了這樣的敦煌,方才明白,真正的靜謐,根本不需要逃離都市。

此所謂,小隱隱于野,大隱隱于市。

敦煌這一本記載千年之久的書,即便再著迷于它的人,也只能讀懂一二。

不如做一場穿越千年的夢,夢回車馬往來的絲綢古道,細讀那鬼斧神工的壁畫語言。

莫高窟

莫高窟在我國佛教和歷史文化,都有著獨一無二的地位。

就像余秋雨寫的那般:

看莫高窟 ,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標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

窟內壁畫雕像,圍繞著佛的世界展開。

滿壁風動,天樂長鳴,花雨漫天,清歌妙舞。

耳聞了它的輝煌盛大,目睹了它的不幸和滿目瘡痍,不由得心情變得復雜。

鳴沙山

若不是來了鳴沙山,你大概想不到,看沙是一件特別有趣的事情。

遠眺,一道道沙峰如大海中的金色波浪,氣勢磅礴,洶涌澎湃。

細看,每一座山坡上的沙浪都像是被賦予了生命,宛如清波蕩漾的漣漪,時而湍急,時而潺緩,跌宕有致。

游玩鳴沙山其實有很多種方式。

可以騎駱駝到沙丘上去玩沙,傳說從鳴沙山上滑沙而下,可以聽到轟隆的巨響,像打雷一樣。

或是坐在沙山之上靜靜等待天黑,夕陽漸漸染紅了整個天空,俯瞰那一抹清泉,感受著大自然帶來的震撼與魅力。

月牙泉

月牙泉被鳴沙山包繞。

木質的閣樓間有連廊相連接,組成一個小院落。

柔情的月牙泉和精致的小院落,給粗獷的沙漠點上一點柔美。

這也正是,為什麼說這里的大漠跟別處不太一樣。

水火不相融,但只有水能把火變得溫柔。

夜幕降臨,月牙泉的魅力值依舊不減。

圍湖的點點燈光亮起,在黑夜中勾勒出它的形狀,就像是天上的那一彎月牙墜落在這一片大漠之中。

很難不為眼前這一幕動容。

玉門關

敦煌,處處不寫著故事,但是處處是故事。

千百年來歲月的侵蝕,玉門關早已損失了當年的樣貌,也沒有了兵馬喧囂。

一排排枯墻,廢棄殘留的方城,孤立在黃沙之上。

站在熾熱的砂石之上,用眼觀景,用耳聽風,油然而生一種沖擊心靈的殘缺美。

遙想過去無數的將士征戰沙場,長眠于這戈壁大漠,金戈鐵馬的烽煙歲月已經過去,留下的只有已逝的痕跡 。

雅丹魔鬼城

從玉門關再往西就是神秘的羅布泊。

在一望無際的戈壁灘上,一群雅丹怪石的出現顯得突兀詭異。

想當年這里是通往西域的繁忙關隘,現在只剩茫茫沙海在風中低吟。

它的「魔」不是說說而已。

首先,因為地上有磁石,所以指南針在這里就像失靈了一樣。

其次,這里大概是唯一一個所有前來的人都希望遇到個大風天的地方。

因為,千年形成的獨特景觀,每當大風刮過時,尖厲的勁風就會發出恐怖的嘯叫,猶如千萬只野獸在怒吼。

陽關

陽關和玉門關同為當時對西域交通的門戶。

地處中國古代陸路對外交通咽喉之地,是絲綢之路南路必經的關隘。

在陽關故址碑前極目四望,除了風的怒吼,再聽不到別的聲音。

干枯的草坨被沙土掩埋,若隱若現,細軟的沙粒踩上去柔柔軟軟的。

綠洲上的那排白楊引人注目,如同一堵綠墻,用盡自己的所有力氣,守護著這片土地。

點點生機,讓人想象起這片土地上也曾經有過喧鬧,也曾經發生過歡樂。

敦煌古城

敦煌古城是1987年拍攝歷史片《敦煌》時仿造宋朝沙州古城建設的。

雖然是出自現代的手筆,但絕對影響不了古城的古韻的情致。

古城面積不大,半天時間就能仔仔細細逛個遍。

走在其中,有種地域穿梭的神奇感覺。

但值得一提的是,古鎮里有服裝道具可以租賃,用來拍一部自己的大片也是一種不錯的體驗。

敦煌胡楊林

說到胡楊林,人們往往想起額濟納旗,實際敦煌的胡楊林毫不遜色。

金秋十月,敦煌胡楊林迎來一年中最美的時節。

秋風刮過,胡楊林沙沙作響,金海蕩起波浪,胡楊林的倒影若隱若現。

此時的胡楊林,正美得囂張。

三千年的守望,只為等你到來。

在敦煌的日子,一定要把夜晚留給夜市。

作為敦煌第一大的夜市,沙洲夜市每晚都擠滿了來這里一飽口福的人。

大飽口福之后,再帶上一些果干回去,這也是敦煌的一大特產。

要解讀中華文化,必須先解讀敦煌文化。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3000多年來,它的聲音從未停歇。

都說昏黃的色調,給予了敦煌厚重的歷史感。

但在到過的人的心里,敦煌比任何地方都更加斑斕。

巔峰穿越青海

詳細路書

D1 敦煌全天集合日

今日,來自各地的小伙伴匯聚被譽為世界四大文明唯一交匯之地,古絲綢之路重鎮「敦煌」。

美食推薦:胡楊燜餅,驢肉黃面,紅柳烤肉,羊肉粉湯,長壽堿面。

D2 敦煌-冷湖小鎮遺址-俄博梁雅丹群-芒果湖

早餐后啟程,途經地球上最像月球表面的黑獨山之后抵達廢棄石油小鎮,探索小鎮曾經的故事與輝煌。

下午途徑火星基地,之后穿越至芒果湖,也是此行最夢幻的湖泊,到過這里的人屈指可數。

離開芒果湖,越野穿越世界上最大的風蝕土林群(雅丹),進入俄博梁無人區深處守候絕美的日落。

尋覓一處天然營地,生火烤肉BBQ,今晚我們幕天席地,欣賞著銀河星空,舉杯暢飲。

D3 穿越俄博梁魔鬼城-茫崖翡翠湖-花土溝

昨晚欣賞了雅丹群日落與璀璨星空,那麼日出的瞬間也同樣驚艷,早餐后啟程繼續穿越俄博梁西部雅丹群的最后半程,出來后前往茫崖翡翠湖。

置身于綠色海洋之中,女士一定穿上最美的裙子,步入翡翠湖中,四周閃耀著璀璨光芒,構成世間最令人心馳向往的獨特美景。

D4 茫崖-惡魔之眼-昆侖山地獄之門

早餐后前往被譽為「惡魔之眼」的艾肯泉。

之后前往中國最神秘的禁區「昆侖山地獄之門「,被譽為「世界五大死亡谷之一」,千百年來,這塊生命禁區召喚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探險者,讓死亡谷變得更加高深莫測,撲朔迷離。

D5 穿越昆侖山死亡谷-格爾木

死亡谷,是被人遺忘的一片凈土。這里沒有人群,沒有信號,沒有寬闊的道路,卻有著廣闊的荒漠、巍巍的高山和純凈的風景。

死亡谷雖然荒無人跡,自然環境惡劣,但也給野生動物創造了得天獨厚的生存條件,這里是世界極度珍稀瀕危的雙峰野駱駝重要生活區域,比大熊貓還要珍貴,全球不足一千峰,而死亡谷穿越過程大機率可以觀賞到。

D6 穿越可可西里野牛溝-玉虛峰-昆侖山西王母瑤池

早餐后啟程前往可可西里野牛溝,途經昆侖圣泉,沿途無盡的美麗,蒼涼和厚重,在這里得到了完美的詮釋,直擊每個人的心靈。偶爾闖入視線中的羚羊群、藏野驢、野牦牛,運氣好甚至狼、熊等等也常常出現在視野里,然后消失在遠方……

駕乘越野車一路攀爬至玉虛峰最高點,近距離觀賞玉虛峰雪山及其龐大的冰川冰舌等震撼景觀。

玉虛峰可是與和田玉相同的昆侖玉的出產地,能不能撿的到全看運氣。

下午前往充滿神話色彩的西王母瑤池,瑤池之美你只能用心靈感知她的靜穆和深邃,領略大自然賦予她的瞬息萬變和億萬年的寂靜。

D7 格爾木-察爾汗翡翠湖-昆侖峽谷-秘境紅霞谷

早餐后驅車前往世界第二大的察爾汗鹽湖,僅次于美國鹽湖城鹽湖,察爾汗是蒙古語「意為」鹽湖之王。

下午將穿越獨家秘境的昆侖峽谷與紅霞谷,這二地方為匯客廳獨家挖掘,位于人跡罕至之地,擁有震撼的峽谷地貌與雅丹地貌二處決然不同的景觀,令人贊嘆不已的極致美景。

欣賞丹霞日落之后,今晚在此安營扎寨,此行結識了一幫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談天說地,無越野不兄弟!

D8 秘境「霞谷」-水上雅丹-西臺雙色湖-敦煌

霞谷的日出是絕美的,早餐后清理營地,精致露營,更像是一種樸素的高品質生活,精致的露營裝備,享受搭建,裝飾和拆卸的每一個環節。

上午將前往人像大片勝地——烏素特水上雅丹,荒涼的湖泊之上,造型奇特的雅丹群聳立其中,時間在這里凝固,撲面而來的原始感顯示出絕無倫比的驚艷美景。

之后前往西臺吉乃爾,藍綠雙存的治愈系湖泊,一半是淡水湖,一半是鹽水湖。

探險更不能缺少儀式感,傍晚小伙伴抵達敦煌可以相約舉辦慶功宴。

D9 敦煌-溫暖的家

一次悠久文明與神奇自然完美結合的神奇之旅,一次向骨灰級越野探險達人的進階之旅,讓大家的情誼遠比普通旅游來得更加直接與刻骨銘心。

無兄弟不越野,共同相約下一次的探險計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