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有新房不住,八旬翁獨居半山腰土坯房,群山環繞,唯一的夥伴是一條狗

有新房不住,八旬翁獨居半山腰土坯房,群山環繞,唯一的夥伴是一條狗
2022/04/21
2022/04/21

就算雞血打得再滿,身處都市中的你和我,總有那麼一些時刻,會覺得身心俱疲,世界嘈雜,前路漫漫,想要逃離這個鋼筋水泥鑄造的冰冷叢林,如梭羅那般步入真正的盈盈綠意,找個村莊住下,勤於勞作,一日三餐,安然自得。於是嘴裡喊著「明天就辭職」,第二天醒來,咂摸起讓人恍惚的念想,卻還是選擇繼續過兩點一線的生活。對於另一些人來說,鄉間美夢實現起來卻並不費力。

「我姓賀,加貝賀,我都7、80了。我這人是怕熱鬧,上級叫我去敬老院,我看那兒人老多,著急,不中,我兄弟在欒川,我去住兩天,嫌聒噪,回來了。這兒是老房子,門口有地,底下村裡頭,公家給我蓋得還有兩間平房,平常我要是不在這兒,就是在底下……」

賀六大爺除了耳朵有些背以外,身體還算健康,一個人住在大山深處,外面是峰巒疊嶂,裡面是一個叫老龍窩的山凹,翻過去山,那邊是一座座更大的山……

近日,來到欒川縣獅子廟鎮的一條山谷,沿著公路走到盡頭,發現路邊的半坡上有一座孤零零的房子,門開著,一隻小狗汪汪叫著,表示這兒有人居住。

遠遠看到一人一狗,坐在門口的石崖頭上,大爺孤獨地抽著ㄧㄢ 袋,看我們走近,才收了起來。

相對集中的村子在下方一公里處,老人為什麼一個人住在這兒?我們準備走上去和大爺聊聊。

看到來人,大爺拉著手,詢問來這裡做什麼的,才知道老人有些耳背。

老人的耳朵是年輕時候修公路,放炮噪音太大,導致很早就聽不清楚了。對於家裡來了客人,大爺顯得格外熱情,與他所說自己怕人多熱鬧有些格格不入。

「我摘得有木耳呀,你有沒有?咱山裡才有的野生木耳,這是去年砍了一棵樹,今年長出來的新木耳,這木耳好,不用種……’

告訴大爺,我們不要,大爺有些扭捏地說:「要吧,沒有毒」連忙改口說家裡有,大爺才說:「你要說有了,我就真不給你了。當年的好吃,放時間長了也不好吃。」

賀大爺原來居住在幾裡外的山頂上,他現在住的地方,是村裡曾經的小學校,只有兩間房屋。隨著鄉村人員流失,逐漸衰敗,這幾間房子被賀大爺買了下來,一間做了廚房,一間做了臥室。

搬出來凳子,大爺又想起什麼,回到臥室,拿出來幾個蘋果,一臉嚴肅的非要作者品嘗他購買的蘋果。

「我是五保戶,再加上養老金,一年一萬多塊錢(約合新臺幣4.3萬多),身體差不多,還能種點地,錢花不完。別看咱這兒偏僻,賣菜的、賣糧食的也經常來,生活上沒有啥困難。村裡有班車,隔天發車去鎮裡,想吃啥買不來了,去著也可快。」

賀大爺兄弟比較多,父母給他取名也較為隨便,因為他排行老六,就叫了賀六。村裡人都說賀大爺脾氣怪,一輩子不會占人便宜,說話直來直去,這種性格也導致他沒有找到女人。

「你看你這孩子,叫你吃飯你不吃,叫你拿木耳你不要,給你蘋果你不吃,拿個相機照照照,照照又能會肚子飽。」對於拿出來的蘋果,大爺態度很強硬的塞在作者和同伴手裡。

「吃吧,沒下藥,能吃……」說完,就像小孩兒一樣爽朗的笑了。

跟大爺商量著,讓抽著煙袋,拍張照,賀大爺做出了令人驚訝的動作:緊緊捂著煙袋,身子快速左右扭動,說:「不叫照,不叫照麼,瞎老漢兒了,照那弄啥哩……」

給他看放在栗木樁上的蘋果,賀大爺拍著肩膀說:「不叫你照,你可照上了,我給它摳出來,給蘋果扣爛……」嘴上說著「狠毒」的話,看著自己那張近照,卻臉上掛滿了笑意。

領著作者看了他買的大米、麵粉、小米、蔬菜,大爺說:「快晌午了,你在這兒坐,我給你們做飯。你想吃啥?我都會做。」

早上的鍋還沒有刷,鍋裡泡著水,賀大爺告訴作者:山裡人吃飯沒早晚,早上飯其實剛吃過,他自己的生活習慣是餓了就做飯吃,不餓就幹點活,或者上坡上撿點木柴。

車上還有兩個被罩,準備留給賀大爺,大爺拉著說啥不讓進屋。

大爺說:「我不能要,咱倆是第一回見面,我也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我給你蘋果是咱家裡有,吃不完都壞了。你這一個被罩,少說得30,多了得7、80,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離開的時候,告訴大爺:回鎮上洗了照片,再來送給他。大爺又一次晃著肩膀,撒嬌一般說:「不要不要,這麼遠,不叫你來回跑。你再來了我藏到坡上,你尋不著……」

賀大爺帶著小狗,一直送到我們上車,扒著車窗說:「再來了,我給你刨點土豆,我種好些土豆,我一個人吃不完,你替我吃點兒……」

山裡人樸實,深山區的老人們更是無比善良,然而像賀大爺一樣,只允許陌生人接受自己的饋贈,反而拒絕別人恩惠的老人,也真的很少見。

鄉村行走6年多以來,那些真正窮困而善良的山裡老人們,連送給他們的物品都不接受,反而是陪他(她)們聊聊天,說說話,他們就覺得很開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