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7旬夫婦隱居深山50年,種10畝地養13頭牛,不愁吃喝只為大哥!

7旬夫婦隱居深山50年,種10畝地養13頭牛,不愁吃喝只為大哥!
2021/11/08
2021/11/08

這個小村子叫南溝,看樣子有10多戶人家,林木掩映,空氣清新,鳥兒聲聲,泉水叮咚,大家都被大山裡的優美風光所陶醉!可是我們在村子裡轉悠,家家門戶緊鎖,不見一個人影,大家都說村裡的人可能都搬遷進城了。正當我們感到失望的時候,忽然聽到前面傳來一陣狂妄的狗叫聲,伴隨著狗叫聲還有「噠噠、咧咧」的喝牛聲,影友小G不禁一聲尖叫:「這兒有人犁地!」大家都感到奇怪:「難道這裡還有牛犁地的現象?」

下一個小坡拐一道彎,我們順聲而望,只見老農正在溝底一塊田間勞作,阿貝駕牛犁地不停吆喝,大媽牽牛夫走婦隨,一隻小黑狗跟著主人一趟趟跑來回;頓時,一種傳統農耕生活氣息撲面而來,于是,影友們就象貓逮老鼠一般不約而同徑直朝著老農幹活的地方撒腿跑去。

老農見我們拿著長槍短炮大驚小怪,我們說拍點牛犁地的照片,阿貝不禁「哈哈」大笑:「這有啥拍的?我從20歲開始到現在犁地50年啦!」他忙活勞作顧不得休息,我們就跟隨他在田間來回跑,邊走邊聊邊拍照。阿貝姓張,今年70歲,他說村子裡的人都搬遷下山了,現在僅剩他1戶人家3口人,種10畝地養13頭牛,山裡路窄地塊小,機車難進地,只得牛拉犁、人站耙,收穫莊稼全靠人擔肩挑,傳統農耕生活,真是又苦又累!

我們親眼看到山裡的地塊就是小,都是窄條條,群山環繞,林木遮陰,種地不打糧,幹活掙死人,犁地回不過頭,汗水渾身流,地犁不到邊邊,莊稼種不到尖尖,真是活受罪!說話間,只見阿貝犁地到了溝邊,那撲下身子的身影實在令人驚歎!阿貝說:「山裡人苦,農民最累!」我們隨口便問:「那你為啥不搬遷下山呢?」他顧不得搭話,只是「噠噠咧咧」叫個不停!我們終于實地感受到了農民的艱辛不易!

9點整,約摸1小時左右牛累了,阿貝大媽終于停下來歇息。大媽拿過乾糧布袋,吃完一個饅頭一屁股坐在地下一聲尖叫:「熱死啦!」阿貝端起塑膠瓶子一口氣喝了半瓶子水。他說:「我種10畝地養13頭牛,每年能賣五六頭掙六七萬,吃喝不愁,就是太苦太累!」我們再次追問為啥不搬遷下山?他說:「我給兒子在城裡蓋了新房,可是家裡還有個75歲的智障大哥,一輩子終身未娶,爹媽早年去世臨終留下一句話:‘你大哥是個苦命人,沒有家,你可要管好他,讓他有一口飯吃啊!’就這樣,我和大哥50年相依為生,一個鍋裡攪稀稠,一年四季吃喝穿戴我都管!這是責任,責無旁貸,總不能把他一個人扔下!」這時我們終于明白了這一家3口竟是如此組合,怪不得他不搬遷下山呢!原來是為了父母的囑託!說到底,弟兄倆一母同袍,骨肉連著筋哪!大家說是不是這個理!

儘管如此,但我們心裡仍有一種疑惑:即便弟兄倆能湊合過日子,可是老伴又會是咋樣呢?按現在的社會現實,有很多婆媳關係都很難相處,何況又是婆家一個大哥呢?可是我們萬萬沒有想到,坐在身旁的大媽卻超出了我們的形象,她說:「要想公道,打一顛倒,如果是我娘家哥哥,還不照樣輪著弟媳婦管嗎?咱既然嫁給了他弟弟,他大哥就是我大哥;他沒有留後,我的兒也是他的娃,每逢過年過節都回來看他,給他買好吃的;他年齡大身體不好,我從不讓他幹重活兒;我頓頓做飯,他想吃啥就隨心願;被褥髒了我來洗,衣服破了我縫補,冬有棉、夏有單,村裡人都說他就像我親哥,我覺得這是應該的,天經地義,人要積德行善,決不能讓別人戳脊樑!去年他得病住院,我老兩口整整半月守候床前!」我們聽大媽一席話覺得她是個明白人,不禁被她這種優良傳統美德所感動!

阿貝大媽休息僅10多分鐘便又開始繼續勞作,又一陣「噠噠咧咧」聲響徹山谷。我們看著兩位老人頭頂烈日,田間不停地跑來回,不由感到一陣心酸,想起一首古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大家說是嗎?

說話間,半畝多地很快就犁完了,這時,阿貝的兒子、兒媳帶著孫子也都回來幫忙了,大媽見到孫子感到格外親切,一頭抱在懷裡,這樣的逗啊那樣的吻,我們看著這既勞累而又溫馨的場面,不禁內心叩問:「為啥老人對子孫那麼親昵?我們的子孫後代對老人又應該咋樣呢?」

犁完了地,阿貝馬上在地裡撒上了油菜籽,大媽地頭抱著小孫子,阿貝牽牛,兒子站在木耙上揚起了牛鞭開始耙地,調皮的大孫子也趁機站在木耙上貪玩「搭順風車」。我們要走的時候,只聽大媽吆喝追問兒子:「回來給你大伯買東西沒有?」回答:「割3斤肉,買2盒中秋月餅!」多麼淳樸善良溫馨的一家人啊!衷心祝願阿貝大媽和大伯幸福安康、長命百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