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老人在荒島一絲不掛生活29年,強迫回都市4年后還是回到荒島

日本老人在荒島一絲不掛生活29年,強迫回都市4年后還是回到荒島
2022/08/02
2022/08/02

「既然不能選擇在哪里出生,那就決定自己在哪里死去吧。」

87歲的日本老人長崎雅文早早就決定了自己要在哪里度過自己人生最后的一天。

于是在1989年,他就離開了家人和朋友,獨自來到了一個無人荒島住下,而且一住就是29年。

該荒島寬只有一公里,是距離台灣很近的一個叫Sotobanari的沖繩群島,

荒島附近水流很急很危險,島上一滴淡水都沒有,即使是當地漁民也很少在這里登陸。

整整29年,長崎都是這里的唯一居民。

在他逃離文明生活來到這座荒島之前,長崎曾是一名攝影師。不過在看透了娛樂業的陰暗面后,他想要在一個遠離凡塵一切的地方獨自度過余生。

在荒島上,他一絲不掛地生活,無拘無束,一點都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眼光,像是回到了原始時代一樣。

他剛開始來到這里的時候,生活十分艱苦。這里有劇烈的台風、咬人的蚊子、時常出沒的毒蛇、偷食物的老鼠和烏鴉。

「大約是在我來到這里的第二年,有一次台風迎面襲來。大約有一年的時間,島上都沒有陰涼處,我在陽光下都快曬焦了。

那時我覺得這是一個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

在領略了大自然的威力后,長崎開始學習并思考該如何和大自然相處,慢慢地他開始愛上了這里純粹充實的生活....

「我不做社會告訴我的事,但我確實遵循自然世界的規則,你無法戰勝自然,所以你必須完全服從它。

這就是我來到這里時學到的東西,這可能就是我能在這里過得這麼好的原因。」

剛上島時,長崎帶著幾樣必備的生活物品,也包括衣服。但沒想到一場台風幾乎把他所有衣服都給刮走了。

于是他便索性不穿衣服,赤身裸體地在島上生活,在裸體生活的第一年,每當有船只經過時,他都覺得有點羞恥感,便匆匆穿上衣服。

但逐漸他這種羞恥感也被時間沖刷掉了,后來無論到島上采訪他的人是男是女,他都一絲不掛地接受采訪。

畢竟這才是他日常最真實的樣子。

不過他確實每個月會穿一次衣服,乘小船大約一小時去到最近的島嶼,在那里他會領取他兄弟每月寄給他的10000日元。

然后他會在這里順便買上生活用水和食物,包括他最喜歡的年糕。

看似無憂無慮的生活方式,長崎也為自己制定了嚴格的時間表,有條有序地過日子。

他通常會以在沙灘上享受日光浴來開始新的一天,然后緊接著就是準備食物,打掃營地,在天黑之前用水桶洗澡,然后回到賬篷睡覺。

他承認,在荒島生活的確不是最健康的生活方式,但長崎有自己的想法。

「選擇自己死去的地點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而我已經決定這里就是我的歸宿地。」

「我之前并沒有真正體會到選擇死亡地點是多麼重要,比如是在醫院還是在家里有家人在身邊。

但現在我認為,死在這里,這樣被大自然包圍,不麻煩任何人就是最好的。」

長崎原本想著自己將獨自在荒島度過余生,守護這片小島直到死去的那一天。但他的愿望卻在2018年被打破了。

那一年他被日本政府強迫離開荒島,因為他的身體太虛弱了。

2018年,一名當地漁民發現他躺在沙灘上一動不動失去意識。當他被送到就近醫院進行觀察治療時,日本當局認為他看起來太虛弱了,由于長期缺乏營養,他已經瘦得皮包骨,身上體脂非常低。

于是政府便強迫他回歸文明世界生活,至少在這里有人可以照顧他。

但是回到文明世界生活的每一天,長崎都是在焦慮和悲傷中度過的。

由于是時隔近30年回到都市生活,現代先進設備、喧鬧的街道、汽車鳴笛聲等等都讓他感到精神緊張。

41歲的西班牙探險家阿爾瓦羅·塞雷佐 (Alvaro Cerezo) 是為數不多和長崎在島上生活過幾天的游客。

在2014年,他在探尋偏遠島嶼時發現了長崎,他當時用鏡頭記錄了他的生活和采訪他在這里生活的故事。

他說:「我在2014年和他一起在島上呆了幾天,了解他和他的生活方式。當時出于對他隱私的尊重,我沒有分享我們錄制的采訪。

直到2018年,我才發現他被迫離開荒島,于是我才開始分享他的故事并試圖獲得支持,幫助他回到荒島生活。」

「他一直說他想死在島上,所以聽到他被迫離開,我也很難過。」

阿爾瓦羅深知生活在日本社會,對長崎來說有多麼痛苦。

「在像日本這樣的典型社會中,幾乎沒有人能理解他古怪的生活方式或他在荒島上赤身裸體生活的渴望。」

據悉,長崎的大部分鄰居都用輕蔑和恐懼的目光看著他,所以他大多數時間都把自己關在屋子里,遠離喧囂的世界。

「他的小房間像變成了他的荒島一樣,在那里他可以把自己和外界孤立起來,因為這是他能夠像過去29年那樣脫掉衣服并感到自由的唯一地方。

當他不想待在自己的房間時,他就去到街上收集垃圾,因為他對人類制造的污染和垃圾感到恐懼。」

在回到文明世界生活了4年之后,長崎終于有機會重新回到荒島上生活,重獲自由做自己了。

這一切都得歸功于阿爾瓦羅和其他熱心人士。「說服當局并不難。只要長崎的健康狀況良好,他們就不介意。」

而當阿爾瓦羅告訴長崎,他有機會重回荒島時,他馬上就激動到淚流滿面。他在過去4年每一天都在期盼這一天的到來。

于是在6月16日,在石垣市生活了四年后的他,終于登上了小船回到了這個離別已久的家園。

他一踏上沙灘就馬上高舉雙手,興奮地像小孩子一樣。他到處走動,細數著這里的變化。

荒島上每一處他都了如指掌,哪怕是一點變化他都能馬上看出來,更何況是離開了4年,這里在他眼中早就像變了樣一樣。

然而負責帶他回荒島的團隊卻表示,他的逗留只能是暫時的,因為他不能再照顧自己了。

所以他希望永遠留在島上直到去世的愿望,恐怕沒有機會實現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