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富家女睡車站、吃麵包渣,從打工仔逆襲銀座第一媽媽桑,坐擁4家公司年收過億!

日本富家女睡車站、吃麵包渣,從打工仔逆襲銀座第一媽媽桑,坐擁4家公司年收過億!
2022/07/25
2022/07/25

說到日本的CLUB和媽媽桑,總是讓人產生無盡的遐想······有人認為,那是輕浮、奢靡的代名詞,也有人覺得那只不過是一種日本特色的社交場所、搭配魅力十足的老闆娘而已。

就像《白色巨塔》中演得入木三分的「黑木瞳牌」媽媽桑一樣,今天的主角——擁有「銀座第一媽媽桑」稱號的河西泉緒,也描畫出了謎一般讓人目眩的前半生。

這位如今在銀座坐擁2家CLUB、1家珠寶公司、1家諮詢公司和1家投資公司的商界女強人,2017年,她的「Clubかわにし」年營收達2億5000萬日元,位列銀座首位。

然而,問鼎CLUB女王,只是河西泉緒壯絕人生的一小部分而已。

出生于東京的河西泉緒,原本是一個人人羡慕的富家大小姐。祖父輩開始經營的制面工廠規格龐大,光工人就超千名。不過,這個富庶之家,並沒有把河西養成驕奢的女孩子,而是通過定期在家中舉辦Party來培養她和兄妹們的社交能力。

然而,好景不長,河西泉緒的父親,在河西年幼時,永遠離開了這個原本美滿的家庭。當河西得知,父親是和一個媽媽桑私奔、才拋家棄子之時,她的心中埋下了對「媽媽桑」這個名字的嫌惡和恨意。

祖父的老去、父親的離開,導致家中產業逐一敗落,一個原本優渥的家庭,陷入了貧窮和困窘之中,河西的媽媽也不得不做起小本生意,維持生計。

(河西泉緒和勞苦一生的母親)

可能是因為生在食品製作世家的緣故,河西泉緒從4歲開始就能自己下廚,還在中學時參加了電視臺舉辦的甜點比賽,斬獲亞軍。學校老師和媽媽都看准了小泉緒的天賦,鼓勵她進入點心專門學校,潛心學習。

然而,專門學校的學費太貴,還年幼的泉緒並不想給母親平添負擔,于是,她選擇在一家蛋糕店充當學徒,這樣既能學習甜點製作,還可以掙錢、貼補家用。

可惜,有限的甜點製作技法、早9晚9的長時間工作,讓河西泉緒逐漸感覺到壓抑和迷茫——住著沒有浴室的公寓、擠牙膏一樣地存錢、每天重復同樣的工作內容——這樣的生活,已經持續了5年,接下來的10年、20年,難道還要繼續這樣下去嗎?

為了節省開支,這5年間,河西泉緒的主要食物,竟是蛋糕邊角料。極度的營養不平衡,也影響到了她的身體健康。

對甜點的熱愛,沒辦法支撐現實的重壓。22歲,她辭掉了這份工作。

但是,想要重新開始的河西泉緒,卻不知道,到底應該從哪裡重新開始。在迷茫的那段時間,她露宿在鐮倉的車站,拿著塑膠瓶接自來水喝、吃著附近麵包店剩下的麵包渣,過了一周孤魂野鬼的流浪日子。

在這段時間,河西泉緒雖然沒有想清楚自己想做什麼,但卻深刻地體會到自己畏懼什麼——貧窮和死亡。雖然這是人人都畏懼的,但對于經歷了風餐露宿的河西來說,這份覺悟來得更加刺骨。

這一次,她決定徹底「倒空自己」。在和家人道別後,河西泉緒處理了自己所有的東西,並爭取到了進入萬福寺學習精進料理的機會。她希望能通過精進料理,追溯日本料理的本源,並在學習過程中,探尋人生的奧義。

擁有400多年歷史的萬福寺,無論是修行還是料理學徒,都從未接收過女弟子,河西泉緒是第一個。

在寺廟修行的一年來,河西泉緒不僅見識了精進料理,更重要的是,她逐漸「認清」了自己。寺廟的僧人也曾提點她:「重要的,是你想做什麼。如果你找到了真正想做的事,便不會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回到東京的河西泉緒,在相繼經歷了售貨員、運貨司機等工作之後,將目光鎖定在了銀座。

她想要開一家,屬于自己的、與別家不同的Club。

初開新店的河西泉緒,用的是自己辛苦攢下的錢,在沒有任何借貸、沒有任何人脈的情況下,開起了自己的第一家Club。

零客源、零經驗,在銀座幾乎寸步難行。于是,河西泉緒通過為客人安排行程、擔當「秘書」角色開始做起,一點一點積攢起來了屬于自己的口碑。

店面開了不到三個月,好不容易有些起色,卻因為自己「用力過猛」而喝多失態,導致店面再次陷入危機、倒閉。

愈挫愈勇的河西泉緒,重整旗鼓,在2016年再開新店「わかにし」,這一次,她真正握住了成功的鑰匙——店鋪在開業2個月後沖上銀座CLUB第一位,並在短時間內營收翻倍。

2017年,河西泉緒趁熱打鐵,開出第二家門店。主打VIP預約制的「河西牌CLUB」,在銀座風生水起。人均15萬日元的高昂會費和私密化空間,吸引了日本一眾公司大佬和政治人物的目光。

年收入過億的河西泉緒,已然是人生贏家。

(河西的貓和包)

然而,這綺麗的人生軌跡,在2019年再次迎來重創。

由于新冠疫情肆虐,CLUB的原有客群無法再像往常一樣出入公共場所,緊急事態宣言的頒佈,更是讓曾經的VIP大佬們對銀座和河西的CLUB望而卻步。

曾經五光十色的銀座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河西泉緒的店鋪也不得不停業修整,時間長達一年。

不過,河西泉緒與其他的媽媽桑迥然不同。在這一年期間,她依舊給自己的職員發工資,並鼓勵在店小姐姐們多去尋找一些其他的掙錢路徑。

「風俗業這個產業的前景,其實我並不十分看好。這也是我為什麼開了其他3家公司的原因。大部分老闆都會儘量讓自己的員工為自己賣命,但從我個人來講,還是希望姑娘們能多去外面的世界走走看看,即便以後沒有我的店,希望她們也依然能夠自強自立地活著。」

在一次採訪中,河西提到,曾經有7名員工,因為反感河西阻止她們和客人「搞曖昧」而辭職。

「沒見過這麼上綱上線的媽媽桑。」

小時候父親的離開,讓自己對傳統的媽媽桑深惡痛絕。河西泉緒說,女人不應該依賴男人的「愛」或「憐惜」而活,就算在聲色犬馬的銀座,做著這樣一份職業,也應該明白,自己的人生,始終是自己來造,而不是依附任何人。

能夠看得出她優秀的教養和人生觀。無論從事什麼樣的工作,都不能先入為主地貼上「貴賤」的標籤,這應該是她成功的秘訣吧。

感覺她真的是經歷了艱難崎嶇的前半生,這樣努力地克服一切障礙,作為看客的我也被鼓舞了。

經歷了如此艱辛的生活,還能如此堅持不懈。嗯嗯,我也要加油!

行動派、勤奮型女強人!還會考慮自己員工的未來,這份責任感對于企業家來說尤為難得。

這張俏麗的面孔背後,並不是空洞的填充或華而不實的虛榮。

美貌、華服、寶石······這一切對她來說,皆是工具。相信,睡在車站的那些夜晚、修行于寺院的那些日子,賦予了她最堅硬的翅膀,讓她有資本面對未來的成功或挫敗,這也是她最耀眼的光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