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印尼一處佛塔沉睡千年,二百年前重見天日後變世界文化遺產

印尼一處佛塔沉睡千年,二百年前重見天日後變世界文化遺產
2021/12/02
2021/12/02

印尼旅行,如果說有一個最想去的地方,那就是婆羅浮屠。婆羅浮屠與柬埔寨的吳哥和緬甸的蒲甘並稱為東南亞三大佛教聖地,三者都列入了世界文化遺產,而且每一個遺跡的發現都有一個傳奇的故事。十幾年前,攀上吳哥窟看過熱帶雨林的日出,也曾在緬甸蒲甘,夕陽下登上一座寺廟,等待蒲甘平原的完美日落。唯獨這赤道以南的婆羅浮屠,不曾到訪。這一次,我終于來了,來了就看日出。

淩晨四點起床,四點半離開酒店,只幾分鐘的車程,就加入了看日出的大軍。

婆羅浮屠對于我是神秘的,身臨其境,如在夢中。婆羅浮屠這幾個字拗口難記,我拿出了當初學英語的辦法,用「破落浮土」來記憶,才成功。

這「破落浮土」對于婆羅浮屠的身世倒也沾邊。婆羅浮屠大約建于西元750年至850年間,由爪哇島的夏連特拉王朝興建,後來由于火山爆發,佛塔群下沉,也可能由于王朝遷徙、更迭,婆羅浮屠破落了,隱秘于茂密的熱帶叢林中,經歷風吹雨淋日曬和火山噴發。

等到婆羅浮屠除去浮土,重建天日,已經是近千年以後的1814年了。英國上尉湯瑪斯-斯坦福-萊佛士在1811年至1816年英國統治爪哇時為最高長官,此人執政期間對爪哇的歷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收集古董,與民間交流,道聽途說在Bumisegoro村莊附近有一座叫做婆羅浮屠的大佛塔,于是他派了一名荷蘭工程師去勘察,才喚醒了沉睡千年的大佛。

萊佛士不是第一個見到婆羅浮屠的外國人,只在《爪哇歷史》中寥寥幾筆提及了婆羅浮屠的發現,人們就把婆羅浮屠的發現歸功與他了。

此刻的我,站在婆羅浮屠上,用鏡頭捕捉我心中的婆羅浮屠的歷史和現實。

與吳哥和蒲甘不同,婆羅浮屠是一整座大佛塔,孤傲一座小山之上,從上往下看它就像佛教金剛乘中的一座曼荼羅,同時代表著佛教的大千世界和心靈深處。

主要建築分為塔基、塔身和塔頂三個部分。塔基是一個邊長為123米的正方形,高4米。塔身由五層逐漸縮小的正方形構成。第一層距塔基的邊緣7米,然後每層以2米的差距縮小,留下狹長的走廊。

塔頂由三層圓形構成,每一層上建有一圈多孔的舍利塔,三層的舍利塔形成三個同心圓。正中是一座主要的圓塔,圓塔的頂端是整座建築的最高處,離地35米。每座舍利塔裝飾著許多孔,裡面端坐著佛陀的雕像。

實際上,我在婆羅浮屠沒有看到日出,正像當年在吳哥也沒有看到日出一樣,珍惜的是這看日出的過程。

晨曦中的婆羅浮屠驚現粉紅色之美。

遠山近塔,紅雲藍天。

水墨丹青婆羅浮屠。

看日出,同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一起分享這不同尋常的旅行,也是很有意義的。

你拍我,我拍他。

一個人,玩自拍。

印尼之子的祈禱。

恬靜之美。

遠來的和尚。

婆羅浮屠上的舞蹈。

見到夢想的婆羅浮屠,心情無比激動,用跳躍抒發崇敬之情。

熱帶雨林的美麗。

婆羅浮屠有大約兩千六百七十塊浮雕,其中一千四百六十塊敘事浮雕、一千兩百一十二塊裝飾浮雕,覆蓋了建築的立面和回廊。浮雕的總面積達兩千五百平方公尺,分佈于隱藏的塔基和塔身。 敘事浮雕被分為十一組,環繞整座建築,總長三公里。第一組浮雕在隱藏的塔基中,其餘十組從婆羅浮屠東門開始分佈于塔身的下面四層。牆上的敘事浮雕順時針分佈,而回廊上的反方向分佈。

浮雕內容豐富,栩栩如生。

這是大象的浮雕,顯然在修復時圖案對不上了。

除了石頭上雕刻的佛教大千世界故事之外,婆羅浮屠還有許多佛像。雙腿交叉的佛像端坐于蓮花座上。它們分佈于塔身(色界)的五層正方形和塔頂(無色界)的三層圓形上。轉法輪印的釋迦牟尼。塔身的佛像供奉于壁龕中,在欄杆的外側圍成一圈。隨著面積逐層縮小,佛像的數目也逐層遞減。塔身的第一層(最底層)有104個壁龕,第二層有104個,第三層88個,第四層72個,第五層64個,總共432尊佛像。塔頂的佛像被安放在多孔的舍利塔內,第一層(最底層)有32座舍利塔,第二層24座,第三層16座,總共72座。塔身和塔頂的佛像共計504尊,起初看來這些佛像大同小異,然而它們的手勢(印相)有微妙的差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