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香港夫妻住2.4坪「豪宅」照片流出,我看到了最難以啟齒的真實

香港夫妻住2.4坪「豪宅」照片流出,我看到了最難以啟齒的真實
2022/01/10
2022/01/10

01

前段時間,香港的一位網友,拍下了一段一家三口住在2.4坪「豪宅」裡的視訊。

為什麼說是豪宅?因為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房價確實高到離譜。

2.4坪的房子,已經是很多香港人拼盡一生的積蓄,才能供得起的了。

小小的一個房間,竟也能隔出廁所、廚房、床鋪,簡直把空間利用發揮到了極致。

餐桌、椅子、置物架通通都是可折疊的,連晚上用來睡覺的床上都堆滿了各種雜物。

如果是一個人住,那麼勉強還有能活動的空間,但要容納一家三口,實在是過于逼仄了。

但事實上,這樣的劏房,已經是很多香港普通人奮鬥的天花板了。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有太多人被困在香港的棺材房、籠屋裡。

在這樣的地方睡覺,連腿腳都很難伸開,只能蜷縮起身子躺著,根本得不到真正意義上的休息。

在這樣的地方生存的窮人們,哪有什麼娛樂活動可言,只能用短視訊、遊戲、緋聞八卦打發時間。

韓國的一位教授,曾分析過窮人的線下生存空間越來越小這一現象:

「讓我感到心驚的是膠囊旅館、棺材房這種地方,就像什麼冷凍庫一樣,真的就是設置成剛夠人類躺下去的最小的大小,然後在那裡面再安上個電視。

最近的趨勢是,線下空間逐漸縮窄,然後這個空缺,再由線上的空間來填補。

越是生活在狹窄的房子裡,看電視的時間就越長,越是在擁擠的地下鐵裡,就越會長時間刷短視訊。

某方面來看, 越是收入低的人群,漸漸越被推擠到線上的空間。

極端性展現出來的,就像是寄生蟲這部電影裡,開頭的部分有窮人們到處找wifi的場景。

這些人是無論如何都想要進入網路空間的人,然而實際上有錢人的房子,客廳裡是沒有電視的,全部都在望著院子。

可以享受自然,可以享受寬敞的空間,這些可能會漸漸變成有錢人的專屬。

我覺得某種程度要定一個最低界限才可以,如果不這樣的話,那麼線下空間慢慢會都被富人佔據。

提供更低廉的網路,更便宜更大尺寸的電視,潛臺詞就是:‘你們窮人線下空間就在這種小地方過也行吧。’

這樣的趨勢,實際上是這個社會生病了的反映。」

太真實了。

02

前幾天,有這樣一條新聞,讓我感覺到一種強烈的撕裂感。

生而為人,有人為2.4坪的住房和食物而奔波,有人可以用十萬元博狗狗一笑。

湖南長沙,夜空中突然升起了520架無人機,變換一隻戴帽子的小狗形象。

緊接著,一個巨型蛋糕出現在夜幕,旁邊是「祝豆豆十歲生日快樂」的字樣。

原來,這是一位有錢女孩,為自家狗狗慶生而策劃的禮物。

女孩為豆豆準備了蛋糕,給它戴上聖誕帽,還約上了幾個朋友,圍著豆豆一起唱生日快樂歌。

溫馨又壯觀的場面,卻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因為這一場無人機表演,就要花費近10萬元(43萬台幣)。

至于小狗豆豆是否看得懂、喜不喜歡看,已經不重要了,至少女孩自己得到了滿足。

新聞底下的評論區裡,很多人除了震撼,就是自嘲、為自己感到可悲:

「人生啊,過得不如狗。」「經常說自己累成狗,今天才發現原來自己連狗都不如。」

我相信女孩和狗的感情是真摯的,有錢人愛怎麼花錢也都是他們的自由。

但這件事之所以能引起熱議,很多人並不是出自仇富心理,而是內心一種深深的悲涼。

知乎一個答主說得好:「那些強行說合理的,只不過是在騙自己。

因為實際上他們感覺到了這件事的怪誕,所以才要跳出來找個理由把它合理化。

狗吃剩飯,狗吃狗糧會成為新聞嗎?這些說合理的人會大聲宣告狗吃狗糧是人家的自由嗎?」

古人早就總結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富家狗比窮人小孩珍貴的事情,只會越來越多。

這個世界仿佛分成了兩個極端。一邊是一日三餐吃洋芋的小孩,他黝黑的臉笑起來陽光燦爛。

另一邊是每天吃戰斧牛排、吃三公斤魚子醬的狗狗,它的皮毛美麗又有光澤。

一邊是攢了好久的錢,排了3小時隊終于見到了玲娜貝兒的女孩,但玲娜貝兒卻對著她不耐煩地揮手,示意她超時踩線了,趕緊讓開。

另一邊是在迪士尼裡辦生日宴的富家小公主,玲娜貝兒星黛露出場費半個小時一萬二,圍著小公主拍手又跳舞。

太撕裂了。

03

60年代的小學語文課文裡,有一篇名為《美國的兩個露依絲》的文章。

冬天來了,小露依絲穿著又單薄又破爛的衣服,從早到晚在垃圾裡撿破爛,在工廠旁邊撿煤渣。

小露依絲沒有爸爸,爸爸在資本家的礦井裡摔死了,她跟媽媽住在紐約的貧民窟裡。

她媽媽白天黑夜地幹活兒,母女倆還是吃了上頓沒下頓。

一天,小露依絲想到街上撿點什麼。走著走著,她在一家百貨公司門口站住了。

她呆呆地望著櫥窗,裡面有多麼誘人的東西呀。這邊有肉有雞,那邊有皮大衣、手套。

她越看越覺得肚子餓,越看越覺得身上冷。

小露依絲知道,這些東西沒有她的份兒,她站到明天也是白搭。

她又往前走,走到一家狗飯館門口,忽然聽見有人叫「露依絲」。

小露依絲感到很奇怪,回頭一看,原來是一位闊太太在叫一隻哈巴狗。

那闊太太身上穿著皮上衣,手上戴著皮手套,連她那只小狗露依絲,身上也穿著皮大衣呢。

闊太太領著小狗走進狗飯館,給它吃很好的麵包,還給它吃香腸,喝肉湯。

小狗吃飽了,喝足了,搖頭擺尾地跑出來。小露依絲正從狗飯館門前走過去,剛巧踩著了跑來的小狗。

小狗立刻「汪汪」地叫起來,闊太太一看,立刻沖到小露依絲面前,「啪」地一聲,打了小露依絲一巴掌,還怒氣衝衝地罵個不停。

這時一個員警跑過來了,闊太太吩咐道:「快抓住她!這個孩子打了我的露依絲,我的露依絲非進醫院不可了!」

員警不問底細,馬上把小露依絲抓到警察局給關了起來。

三天以後,露依絲才回到家裡。她含著眼淚問媽媽:「為什麼咱們窮人不如一隻狗呢?」

媽媽聽了握緊拳頭,一句話也沒說。

2022年了,《兩個露易絲》的故事依舊在每天上演著。

在馬太效應之下,任何社會都會隨著財富積累的迅速增加而拉大貧富差距。

但聽過這樣一句話,覺得很有道理:

生活不會為難每一個清醒又努力的人,我們雖然沒有生來金貴,但憑藉自己的勤勞和努力,也一定會收穫屬于自己的幸福。

願我們,即使看清生活的真相後,依舊熱愛生活。

共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