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棄百萬年薪辭職後,睡澡堂當「流浪漢」,卻生活愛情雙豐收?他說:不買房的生活,爽翻了!

放棄百萬年薪辭職後,睡澡堂當「流浪漢」,卻生活愛情雙豐收?他說:不買房的生活,爽翻了!
2021/10/19
2021/10/19

在東方傳統觀念中,家是避風的港灣,是心安的聖所。所以,千百年來,一代又一代人對房子,對家有著深深的執念。然而,在當下的日本卻有一群年輕人自願放棄擁有固定居所的生活,選擇在城市流浪。

©️松子在開會

他們被稱為「address hopper」,意為住址變來變去的人。

01他叫市橋正太郎,今年剛滿34歲。

作為一名從京都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在大型企業奮鬥數年後,市橋就拿到了超過1200萬日元的年薪。目前是一名做行銷策劃的自由職業者。

作為高收入群體,市橋在東京可以租一間不錯的公寓,甚至可以購入一間不錯的3LDK(三室一廳)。但他堅持過著「沒有家的生活」。平日裡,市橋一般睡在民宿、酒店,偶爾借住朋友家,而他最愛的是桑拿房。用他的話說,就是「那天適合住哪裡,就住哪裡」。

每天都要琢磨晚上睡哪裡,這種不確定性會讓大部人抓狂,但市橋正癡迷于此。曾經,市橋也住在「家」裡,每天都按部就班回家。時間久了,他發現自己回到家便無所事事,生活少了激情,慢慢安于現狀。

剛好,他看到一個朋友分享自己背包旅行的生活,市橋心動了,也開始嘗試居無定所的生活。「漂泊」的內核是「變化」,是有足夠的新鮮感。一段時間後,市橋發現自己變得主動積極,不像之前一般懶散。于是,他退掉了房子,正式成為一名「背包流浪漢」。

©️[email protected]市橋 正太郎

或許有人會問,這樣生活難道不是更費錢嗎?答案是,和租房的花費相差不大。

在日本,對住所要求高的address hopper月住宿費約為12萬日元,而市橋之前住在月租金13萬日元的公寓,並且每月水電煤網費需另外繳納10000日元。不租房之後,押金、打車費等瑣碎費用也省掉了,整體費用未增反降。而且,隨著加入address hopper的人越來越多,日本開始有團隊為其提供專門的服務,定期推出活動。加入會員,每月支付4萬4千日元就能入住全國有合作的旅店,大大減少了住宿開支。

02

費用的問題解決了,行李怎麼辦呢?作為一名address hopper,一隻實用的背包是身份的象徵。洗漱用品、少量衣服、電腦等辦公用具都被收納到背包,跟著市橋轉戰南北,工作結束,背上包就走。

即使在冬天,背包也被控制在5公斤上下。

髒衣服在洗衣房清洗,或者交給洗衣店,洗完配送到下一個居所,十分方便。

當然,還有一些無法隨身攜帶的生活用品。傢俱和家電要麼送人,要麼掛在二手平臺賣出,換季的衣服則被打包成了7個行李箱,存放于Pocket Sumally等寄存平臺,需要時,隨時取用。

居無定所的生活方式讓address hopper重新思考外物的意義,可以說是強制進行斷舍離。從背包到錢包,再到洗漱包,全部大大簡化。

嚴格控制購買東西的數量,物欲大大降低,時間變多,生活驟然輕盈起來。正如山下英子在《斷舍離》中寫道:整理是一個發現自己的過程。在這個熙熙攘攘的世界,生活像一團亂麻,只有刪繁就簡,才能看到掩藏其中最重要的,最珍貴的東西。原來,我們需要的並不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