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當情婦,做天后,替母還債一個億,被觀眾說「現實」,但她的人生就是翻盤了呀

當情婦,做天后,替母還債一個億,被觀眾說「現實」,但她的人生就是翻盤了呀
2021/09/29
2021/09/29

那年蔡少芬18歲,耳畔懸著珍珠耳飾,腕上戴鑽石手鐲,身上是奢侈品華服,站在巨大蛋糕旁。

她笑起來明眸皓齒,兩道彎月眉掃入鬢角,滿面春光。

這是她的成人禮,足足擺了50桌,花費了100萬,地點是全港最豪華的麗晶酒店。

成人禮上的蔡少芬好像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大小姐,可她不是。

按照她原生家庭的配置,她與這樣的奢華隔著千山萬水。

17歲和劉鑾雄在一起,與李嘉欣上演「宮心計」,和吳奇隆有過一段露水情緣的蔡少芬,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1973年,蔡少芬呱呱墜地,蔡家多了一口人,多了一張嘴,讓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蔡母是家庭主婦,生計全靠蔡父親跑計程車維持。

蔡少芬5歲那年,蔡父不堪重擔,索性不管兒女死活,拍拍屁股走人。

霎時,家裡沒了經濟支柱,蔡母又沒有本事,只能做些清潔的零工。

生活的壓力壓得蔡母喘不過氣,她唯一的消遣是和左鄰右舍打麻將。

手氣好時贏個十塊二十,蔡母會帶些叉燒包、奶油蛋糕回家,手氣不好時,蔡少芬和哥哥就少吃一頓飯。

更為致命的是,蔡母還逐漸把手伸向了du桌,輸得一乾二淨,欠了一屁股債時就只能拖家帶口跑路。

那些年,蔡少芬瘦弱的肩膀背負著重物,跟隨著母親四處搬家,最慘的時候還住過天橋、天臺、爛尾樓。

那時她很自卑,認為自己是母親的累贅,把自己稱作垃圾,從來都不敢正眼看人。

每搬一次家,就要換一所學校。

少女蔡少芬時常滿臉熱情地對新同學說 :「不如放學我請你們吃飯吧!」

殊不知這些錢是蔡少芬不吃早餐攢下的,她認為唯有這樣才會被新集體容納,她在用熱絡掩飾討好。

直到長大成人,蔡少芬還是個外向的孤獨患者,表面八面玲瓏,實則沒有安全感。

蔡少芬出落得愈發亭亭玉立,債臺高築的蔡母竟打起了自己女兒的主意。

15歲那年,蔡少芬便被母親慫恿著去參加模特兒比賽。

蔡母盯上的是豐厚獎金,而恰好蔡少芬內心也潛藏著表演欲,就去參加了比賽,可惜因為氣質過于稚嫩沒能獲獎。

再戰是17歲,剛剛達到港姐競選的年齡標準,她就褪去少女模樣,燙著大波浪卷,一身成熟打扮。

單論姿色,蔡少芬是有望奪冠的,可惜那時選美標準向「美貌與智慧並重」傾斜。

學渣少女在即興問答環節拿了倒數第一,又被中學校長無意洩露了成績單,便敗給高學歷的郭藹明,與冠軍頭銜擦肩而過。

參加比賽時,蔡少芬被問到最尊重的人,她的回答是「母親」。

可沒想到的是,她最尊重的母親卻把自己當做了提款機。

為了償還債務,蔡母竟忍心讓蔡少芬以色侍人,把女兒推向富豪劉鑾雄的懷抱。

劉鑾雄,借老丈人之力發家,成為香港巨富,人稱「女星狙擊手」。

與李嘉欣、關之琳等大美女都有糾纏,周遊于酒綠燈紅,複製了一個香豔的「帝王」後宮。

那年他41歲,傾情于17歲青春靚麗的蔡少芬。

他允諾蔡少芬,只要和自己在一起,就替其母償還巨額賭債。

蔡少芬起初不願意,但母親穿針引線,苦苦哀求,幾乎就要跪倒在自己面前,沒辦法的她只得委身富豪。

那年,蔡少芬剛滿18歲,劉鑾雄便給她舉辦了那場驚世駭俗的成人禮。

平民家的妙齡少女與這等活色生香的人勾連在一起,換作今日也很浮誇。

劉鑾雄仿佛是在向全世界宣告,蔡少芬已成為自己第三位後宮佳麗。

就這樣,獲得港姐季軍的蔡少芬一躍飛上枝頭,也一夜之間從破敗屋邨搬到了千尺豪宅。

在《甄嬛傳》裡,蔡少芬工于心計,可實際上她委身于豪門那些年是不爭不搶的。

以至于劉鑾雄原配寶詠琴都心疼她,她知道蔡少芬是出于無奈,所以對她並無恨意。

但是要說寶詠琴對她多麼真心實意,那也不大可能。

寶詠琴最恨的是李嘉欣,這位豔絕香江的美人毫不掩飾想要登堂入室的野心,時常半夜三更打電話騷擾。

可劉鑾雄寵著,丈夫的心不在自己身上,她也沒辦法。

為了滅滅李大美人的氣焰,寶詠琴想方設法幫蔡少芬爭寵,又是給她補習英語,又是帶她出席上流宴會。

這番關照不見得有幾分真心,蔡少芬多半只是被當做一枚棋子。

那幾年間,至親致力于從她身上變現。

有人貪圖她的美色,還有人把她當爭寵的砝碼,真心待她好的人實在是沒幾個。

蔡少芬已經習慣了被差遣去留,在成為港姐季軍之後她被TVB簽下,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一名演員。

因為那場轟轟烈烈的生日宴,她成為全城熱話。

剛開始拍戲那些年,TVB安排給她的角色不是情婦,就是毒婦,反正都是萬人唾棄。

彼時蔡少芬還是沒受過訓練的新人,一場夜戲NG了40條,激得導演爆粗。

蔡少芬怕耽誤進度,把淚往心裡流,收工坐上計程車之後,眼淚才嘩嘩落下。

大半夜的,司機心慌地問:「小姐,你沒事吧?」

還有一次,老牌演員在劇組說笑,忘記了時辰,蔡少芬不敢插嘴,只是時不時跟著笑。

導演瞄準時機怒喝:「蔡少芬!還在那玩。」

蔡少芬感到很委屈,難道笑笑都不行嗎?

收工後她解釋自己沒玩,導演凜然又得意:「我知道,不關你事,但我能罵那些老油條嗎?我當然要說你。」

蔡少芬雖然生得一副好面孔,但是在劇組裡未獲優待,在觀眾心裡亦是如此。

那時蔡少芬眉眼豔麗,偏偏又滿臉膠原蛋白,顛倒眾生。

但觀眾稱其為花瓶,表情浮誇,演技不過關就算了,念起臺詞全是懶音,聽得觀眾直呼紮耳。

直到演1997年演《壹號皇庭》,蔡少芬才突然開竅,矯正了發音。

她開始懂得與角色同喜樂,同悲哀,最重要一點是角色終于是討喜的正派角色。

1998年,憑藉著《妙手仁心》,年僅25歲的蔡少芬成為最年輕的視後。

那晚,她手捧獎盃,風光無限。

可是她回到家開心不起來,TVB把女人當男人用。

公司不會因為自己拿了獎而取消通告,兩小時後蔡少芬又要啟程拍戲。

事業的勞碌是一方面,更致命是母親欠下的巨債。

一日收工回家,蔡少芬看見牆上塗著「欠債還錢」四個朱紅大字,她幾乎要昏厥。

因為女兒背靠劉鑾雄這座金山,蔡母愈發肆無忌憚,總以為自己是賭後,卻又十賭九輸。

跟隨劉鑾雄6年,蔡少芬撈得4套豪宅,妝奩裡數不盡的金銀珠寶。

可是把這些通通變賣,再砸上視後片酬,林林總總一個億,也沒辦法填滿蔡母的無底洞。

蔡少芬坐上三藩市的纜車,她覺得自己只是造物主的玩具。

為何給了她賤命一條,卻不肯再施捨些許恩典?

她想縱身一躍,但最後還是飛身托起了自己,有個聲音告訴她 :「你不要,就給我」

從三藩市回來後,蔡少芬決定要與自己母親的關係實行斬立決。

2000年中旬,蔡少芬召開了一個記者發佈會。

她面容憔悴,魂不守舍地說道: 「我真的好害怕,我做得很辛苦,我現在要向大家宣佈,我沒有錢了,我今後都不會再為她承擔任何債務。」

開完發佈會後,蔡少芬即搭乘飛機,前往外地工作,一翻報紙,新聞皆是關于自己的。

有人說蔡少芬大逆不道,有人給蔡母的事蹟再添油加醋,加些莫須有的罪名。

善良的她聯想到了母親的處境,輾轉反側,流淚到天明。

但還是狠心逼自己不去想,在糾結中,她一周暴瘦20斤。

和劉鑾雄分手之後,蔡少芬的公開男友是吳奇隆。

1999年兩人拍攝TVB的台慶劇《創世紀》相識,之後又因拍攝《還我情心》漸生情愫。

吳奇隆替父還債十年,與蔡少芬同病相憐,兩個人真是一對苦命鴛鴦。

吳奇隆也曾說過要保護蔡少芬,不讓她被流言蜚語傷害。

但最終兩個人還是因為性格不合,于2002年分手。

《妙手仁醫》之後,蔡少芬出演了很多經典角色,她是《陀槍師姐》裡又美又颯的衛英姿。

也是《洛神》中傾國傾城的甄宓。

彼時的她已經成為了「TVB四大花旦之一」。

2002年,內地影視市場一片光明,再加上與吳奇隆的戀愛也無疾而終,蔡少芬選擇北上發展。

2003年,蔡少芬在內地拍攝電視劇《水月洞天》。

她的普通話是硬傷,整個劇組只有一個叫張晉的會講一些粵語,可以陪她解解悶。

那時候張晉剛剛從幕後轉向幕前,從武術替身變成武打演員。

沒有知名度,空有一身功夫,無法施展。

他總是一言不發,眉頭皺著像在思考什麼,好似上了把鎖,要等人撬開才行。

而解開這把鎖的人就是蔡少芬。

她社交能力很強,在劇組的時候總喜歡找人聊天,尤其是那些安安靜靜的小可憐。

張晉在一旁坐著不吱聲,蔡少芬總喜歡逗他。

蔡少芬樂觀爽朗的個性的確給張晉帶來了很多快樂,而張晉也是個外表沉默內心有趣的男孩。

久而久之,兩個人就混熟了。

蔡少芬與陳法蓉出去購物時會帶上張晉,讓他充當翻譯兼保鏢。

有一次,劇組的朋友一起看DVD,看著看著就餓了,蔡少芬自告奮勇給大家煮泡面。

張晉瞥見蔡少芬的曼妙倩影,就心想: 要是是我女朋友多好啊!

張晉很快就表明心意,可蔡少芬內心沒有安全感,對于親密關係嚮往又抵觸。

張晉一共表白了三次,才把女神追到手。

第一次,張晉約她吃日本料理,身邊不乏追求者,第六感又超強的蔡少芬已經預料到他要說什麼。

與香港記者打太極多年,這點小事哪裡難得到蔡少芬,張晉口風一變,她就岔開話題。

到吃完飯,張晉也沒機會說出 :「我喜歡你,你能做我女朋友嗎?」

當晚,張晉發來短信直抒胸臆,蔡少芬拒絕了,她回復 :「不是你不好,是我不夠好。」

在此之後,蔡少芬為了不讓張晉感到尷尬,還是一如往常與他嘻嘻哈哈、聊電話,當做無事發生。

第二次,蔡少芬幫一個男生說話,吃醋的張晉當著大家的面吼了蔡少芬一句。

蔡少芬覺得很委屈,問張晉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凶,張晉便回答 :「因為我喜歡你啊。」

這一次蔡少芬還是打哈哈說:「好啦好啦,沒事兒,下次別這樣了」。

兩次被拒絕,張晉已經開始有些想打退堂鼓了,但希望卻在此刻降臨。

有一次,張晉的兄弟來探班,兄弟有事,他便陪陪人家女朋友。

沒想到撞見蔡少芬 :「你待會要幹嘛?」

蔡少芬:「試妝。」

張晉:「要我陪嗎?」

蔡少芬:「不用。」

張晉:「那我陪別人看DVD了?」

沒想到拒絕之後,蔡少芬心中莫名有了一種不舒服的感覺,情緒一時沒刹住車,就發了條短信過去 :「你不用來了。」

此時,張晉捕捉到了醋意,她找到蔡少芬。

「你在吃醋?」

「我沒有」

「你吃醋了,你肯定吃醋了」

蔡少芬也沒法給自己找補,一時間找不到藉口,支支吾吾的。

「就試一試嘛!」

「好吧,但答應我不能牽手,不能KISS,不能公開。」

張晉一想,沒有任何肌膚之親還不如當兄弟。

但轉念,他想也沒說不能抱啊,于是乎給了蔡少芬一個熊抱。

不過沒過多久,蔡少芬自己就破戒了。

在劇組的時候,她總是朝著陳法蓉花癡自己家的晉哥哥有多帥。

兩個人一個在重慶,一個在香港,拍完戲之後就開始了轟轟烈烈的雙城記。

與張晉的相處是有嫌隙的,那時蔡少芬早已獲封「千禧年代TVB當家花旦」。

可張晉還是籍籍無名,內心多少有些自卑,于是乎他總想功成名就時再迎娶蔡少芬。

兩人熱戀4年,還是沒有任何進展。

蔡少芬忍不住打了一個電話 :「你打算什麼時候娶我,不娶就分手吧。」

這時,張晉就索性想通了,是金子總會發光,可愛情不等人。

2008年,兩個人在香港完婚。

2009年是張晉、蔡少芬夫婦時來運轉的一年。

這一年,張晉與章子怡合作的電影《一代宗師》正在拍攝當中,蔡少芬也剛剛懷孕。

進組的時候,張晉沉浸在喜悅中,還興沖沖地和章子怡說自己有孩子了。

可沒有多久,蔡少芬就流產了。

幸運的是,半年後,蔡少芬又懷上了。

那時蔡少芬拍攝《甄嬛傳》,因為害怕耽誤拍攝進度,害怕給劇組造成壓力,所以她選擇了隱瞞懷孕。

旗裝寬大,正好可以遮住孕肚,所以拍完了,大家方才知道皇后娘娘懷孕了。

因為有過流產經歷,他們格外小心翼翼,幸運的是,這個孩子還是來到了他們身邊。

《甄嬛傳》播出之後,蔡少芬迎來了事業的第二春。

2014年,張晉憑也借著《一代宗師》拿到了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張晉在領獎時說 :「有人說我這輩子就靠蔡少芬,沒錯!我這輩子的幸福就是要靠她。「

結婚多年,兩個人有了三個可愛的孩子,甜蜜如初。

世人讚頌他們的神仙愛情,殊不知甜蜜背後亦是蔡少芬的苦心經營。

結婚前,蔡少芬寫了一封親筆信,信中道寫 :「愛他文武雙全、全心全意、對朋友忠誠,對工作認真,對我就更不用說了。」

正是這封信,堵住了悠悠之口。

此後,蔡少芬也常常在公開場合稱讚張晉有多棒,對自己有多好,把崇拜二字寫在了臉上。

她願意放下心氣,來維護愛人的尊嚴,讓張晉從 「女強男弱」的自卑中逃脫。

漸漸地,張晉的事業有了起色,這顆埋伏在婚姻裡的定時炸彈也被蔡少芬不知不覺中拆除。

從逆境中走出來,她也是清醒而理智的。

她曾表示過倘若自己不幸意外離開人世,只要照顧好孩子,張晉可以再娶。

一旁的鐘麗緹不解:「他那麼愛你,找不到了。」

可蔡少芬卻說:「算了吧,現實一點。」

聰明如她,歷盡千帆早已洞察人性,從不把自己禁錮在鏡花水月的枷鎖裡。

當然,也不會沉淪苦難的泥潭。

被愛情浸潤後,她選擇了與母親和解,她打開了心結,蔡母也戒掉了陋習,終歸是血濃于水。

蔡少芬與母親的故事不是一篇快刀斬亂麻、永生不回頭的爽文,卻恰好說明瞭她身上的另一種瀟灑。

即便不被命運垂愛,也從不自憐自怨,過往只是過往,不必用過去的苦難給明天定性。

這些年,蔡少芬上了不少的綜藝,她的綜藝感和一口港普總是讓觀眾忍俊不禁。

她是螢幕上的大笑姑婆,充滿幽默感,笑得肆無忌憚。

誰能想象這樣一個樂觀的女人,曾經被命運蹂躪,一度想要輕生。

她出生時抓得牌稀爛,可偏偏乾脆俐落甩掉爛牌,重新設下牌局。

她也曾彷徨無助,可偏偏絕境中磨練出一股韌勁,不似別人會把原生家庭的陰影翻來覆去講上幾十年。

在歷盡坎坷之後,她選擇與母親冰釋前嫌,她不是釋懷了,只是選擇跟以前的自己和解。

那些勸你對別人大度的人,你離他們遠點,但是你可以選擇對自己大度。

與其去追溯過往的坎坷,還不如珍惜眼前的苟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