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哥繼承鄉下500㎡雜物間:花60天改造成治癒庭院,只用黑色傢俱,零宣傳走紅!

小哥繼承鄉下500㎡雜物間:花60天改造成治癒庭院,只用黑色傢俱,零宣傳走紅!
2021/12/07
2021/12/07

科科喜歡在傍晚登上小院兒的露臺,點亮自製的花燈,伴著微涼晚風,看著天邊的落日餘暉消失殆盡~

夜幕降臨之前,只見一片片長滿了青苔的小青瓦上升起了嫋嫋炊煙。他便知道鄰居奶奶家開始燒火做飯。

這樣的時刻,總能把他的記憶拉回到小時候。

那些在城市裡積壓已久的焦慮,甚至是後期發現的輕度抑鬱症狀,都與此刻的他無關。

科科和父母一起改造的誤會庭院

半年前,科科和父母一起把老家廢棄的雜物間,改造成黑白色調的庭院。他便成了周圍朋友們羡慕的對象。

村裡的老鄰居們吃完飯溜彎,偶爾會到院子裡看一看,還總是帶著剛剛收穫的板栗、核桃、紅薯,或是一大把金燦燦的野菊花·····

院子裡給客人們常備的下午茶

很多外地的客人也不遠千里來到院子裡,只為了聊聊天,再慢悠悠地喝個下午茶。

秋天,母親在院子旁邊摘金桂,準備製作下午茶

小院兒足足有500㎡,由科科和母親兩個人打理。

科科外出的那幾天,母親獨自在家接待客人。等到晚上母子二人通話的時候,母親會一五一十地把當天的經歷重述一遍,一點一點回憶自己哪裡做得不夠好。

科科就會把客人誇獎母親的話截圖給她看。母親這才寬了心。

冬天,科科生火給客人們烤紅薯

在有院子之前,科科一度被困在自己的焦慮情緒之中,焦慮著工作、未能繼續深造的學業,還有隨著年紀漸長未知的未來。

或許是屬于自己的一方小院兒,給了他力量。他不僅從自己的情緒漩渦裡走了出來,就連母親在他這裡竟也慢慢變成了小孩。

她可以從他這裡獲得肯定,獲得鼓勵,獲得更多的安全感~

01

越是被焦慮裹挾

越是難以前進

雖然住在鄉下,但科科和大多數在城市裡打拼的年輕人一樣:有世俗的欲望,也有焦慮。

他今年28歲,還在謀劃著第三次考研:「第一次考研分數線過來,但學校的分數漲了;第二年又只差了一分。」

朋友們勸他說他更適合創業,不應該繼續在學業上浪費太多時間;但那個未完成的心願已經成了他的心結。

科科大學學的是音樂專業。上學時,他經常晚上練琴練到琴房關門。但因為沒找到要領,練了3年,琴技也沒有太多的提升。

後來大三時旁聽了朋友的老師的課,思路這才被打開。從此,科科成了那位老師課堂的常客,並且立下了目標,一定要考上那位老師的研究生。

科科鏡頭下的老家

大學畢業之後,科科成了一名鋼琴老師。雖然在城裡買了房,但他還是更喜歡和父母一起住在鄉下。

這幾年,他還把培訓班開到了老家,因此也有了更多的時間和家人在一起。

可即便如此,他的生活節奏也沒有變慢。去年,他又有了繼續考研的想法。一邊需要給學生們上課,一邊還在準備著自己的研究生考試,經常忙得連軸轉。

有時候他自己也會懷疑:現在的年紀,再回學校學習到底值不值?

想要權衡的東西越多,他便越發焦慮。有一段時間,他甚至發現自己已經逐漸發展到輕度抑鬱。他這才反應過來,這不是來自外界的壓力;而是來自自己的「精神內耗」。

科科在成都錦門教堂草坪前開的露營下午茶快閃店

今年初夏,他在市區一家教堂門前的草坪上,開了2個月的咖啡快閃店。他發現,當自己把注意力投入到能給自己帶來快樂的事情上時,浪費在負面情緒上的時間就會大大縮短。

咖啡快閃結束之後,他想把開咖啡店繼續做下去。因為城裡的店面租金過于昂貴,他忽然想起來老家用來堆放雜物的院子。

改造前的院子

院子屬于科科家老宅的一部分,以前是母親開麻將館的場地。因為是08年地震之後匆忙修建的,院子雖大,但格局不好。母親不開麻將館之後便一直廢棄。

「在開在鄉下開一家下午茶餐廳,真的會有人來嗎?」科科的父母聽了他的想法,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

但他們還是決定支持兒子的決定:「從一開始就不抱著賺錢的想法來做這件事,至少能讓自己家人、朋友有個更好聚會的場地!」

02

改造鄉下老屋的同時

我的內心也跟著重建

院子後方側門

小院的改造歷時兩個月,沒有請設計師,更沒有專業的設計圖紙。

自己親手改造院子的過程也很有趣,有點像主人和院子的博弈:在院裡時不時就會發現一些老物件,好像是在幫他找回了把自己童年的記憶。

他也會自己想出一些新的點子,把自己外面的見識,一點一點填充到這個鄉下小院裡。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